這個性侵暴君建立的帝國,被女人們掀翻了!


哈維·韋恩斯坦性侵一案終于判決,曼哈頓刑事法庭判處韋恩斯坦23年監禁。真真大快人心!


而今當我們再回首重看哈維昔日構建的帝國時,會發現很多蛛絲馬跡早在他創業、發跡之時就已顯露無疑,只不過罪惡被風光掩蓋,只不過那時他也不會相信善惡到頭終有報。




哈維興衰


《低俗電影》的作者彼得·畢斯肯德在他的書中說:“如果好萊塢像黑手黨,獨立電影界就像俄羅斯的暴徒”, “獨立電影界的生活同時也充滿了齷齪、殘忍和淺薄”


韋恩斯坦兄弟和他們的米拉麥克斯,擁有驚人的獨到眼光,[性、謊言和錄像帶][低俗小說]都在他們的運作下獲得了成功,但同時,他們也讓業內人意識到他們的無情和無賴

 

井底蛙


和韋恩斯坦合作過的片商會用這樣詞來形容韋恩斯坦兄弟,“下流的商人”、“寡廉鮮恥”,但韋恩斯坦,至少是哈維·韋恩斯坦,自認為自己還是擁有屬于影迷或者詩人的情懷,證據就是他曾經被特呂弗的[四百擊]折服過。

 

哈維非常樂意向人訴說自己看[四百擊]的感受,米拉麥克斯前發行部主任馬克·利普斯基發誓說自己已經聽哈維說了無數遍,他14歲的時候看了這部影片,“那部影片改變了我的生活”。

 

[四百擊]


韋恩斯坦兄弟的母親米拉婭姆是一位好強、嚴格的猶太人,她會用其他孩子與哈維、鮑勃比較,逼迫他們去競爭。而他們的父親則完全不同,他是一名珠寶雕刻匠,他激勵孩子的方式是通過自己的失敗經驗。

 

這樣一個家庭,造就了兄弟倆簡單粗暴、爭強好勝的性格。

 

1979年,韋恩斯坦兄弟用自己父母的名字成立了米拉麥克斯公司


米拉麥克斯公司logo


他們的工作是伺機打撈一些沒人想碰的影片,主要是英國的X級影片,通過自己加工讓它更適合美國觀眾的口味,他們的壁櫥里堆滿了軟色情電影,他們來者不拒,且樂于看到法國影片[艾曼紐]系列沒完沒了地出續集。

 

韋恩斯坦兄弟對電影發行一無所知,但他們還是憑借一部音樂片小賺一筆。


這部影片叫做[秘密警察的舞會](The Secret Policeman's Ball),哈維雖然沒有看過影片,但還是會熱情洋溢地說自己是為了保羅·麥卡特尼去做的。

 

[秘密警察的舞會](1982)


哈維用了很低的價格就拿下了這部影片,因為出品方根本就對這部影片不抱希望,當他得知這部電影還會有續集時,他變得更加興奮,不斷催促片方交出續集。


對于制片人馬丁·劉易斯來說,遇到哈維可能是一個噩夢,他越想甩開哈維,哈維就越死纏爛打。

 

劉易斯沒能給電影續集找到更好的發行,影片還是落到了哈維手里,哈維把兩部影片剪成100分鐘左右,準備根據他之前做音樂片的經歷來賣它

 

韋恩斯坦兄弟,左鮑勃,右哈維


劉易斯的建議估計讓韋恩斯坦學到不少,他倆之前的所謂宣發就是寫評論、買版面,但劉易斯認為應該要制造偏激、震撼、夸張的輿論噪音


劉易斯設計了一場電視講話節目,找了巨蟒團的格雷厄姆·查普曼正襟危坐地抵制這部影片,批判它淫蕩、輕佻、有傷風化。

 

這部片子在1982年上映后,收攬了600萬美元,韋恩斯坦兄弟榨干了電影的每一滴血,他們又反復利用、肢解影片,然后賣給不同的發行商

 

此后韋恩斯坦用同樣的套路推廣了[伊蘭迪拉],用和爭議話題讓這部馬爾克斯小說改編的電影小有成就。


此后,韋恩斯坦兄弟還拍攝過一部叫[見者有份]的電影,希望可以走上電影創作者的道路。


[見者有份](1986)


雖然韋恩斯坦的那點經驗完全沒有辦法駕馭電影,但是憑著哈維拿手的死纏爛打磨到了一些名人的參與,比如彼得·湯森的配樂


[見者有份]的失敗讓米拉麥克斯陷入了難以拯救的低谷期,發行部的馬克·利普斯基回憶那時的他們被影院拒絕,當人們聽說來的人是米拉麥克斯的,就會關上門。

 

當然,韋恩斯坦兄弟也沒多少經營企業的頭腦,好在他們從[見著有份]的失敗中意識到了一點,他們對電影制作一無所知

 

哈維渴望學習技藝,他在巴黎遇到了[白日美人]的制片人羅伯特·哈基姆,直接地問這位有影響力的人能不能教他如何做制片人。


哈基姆給哈維講了關于和阿蘭·德龍一起制作[怒海沉尸]的事,他告訴哈維想做一個成功的制片人,要對影片有掌控力,要采取一些威脅性的手段,這是哈維終身受用的一課

 

獵食鷲


兩兄弟用一貫的軟磨硬泡手段從里茲·博登和她的制片人手里拿到了[工薪女孩]這部電影,這是來自鮑勃·韋恩斯坦的執著,導演認為這部影片與性無關,但韋氏兄弟就看到了性


韋氏兄弟思想守舊,實際上他們從心底完全不能接受這部講述性少數人群的影片,他們卻給出了比誰都高的20萬價格來買它,后來這部片賺了180萬。

 

[工薪女孩](1986)


1988年,韋恩斯坦搞到第一個奧斯卡獎,哈維在戛納拿到了比利·奧古斯特的[征服者佩爾],這是一部非常有風格,但顯然賣不動的影片,而且沒有韋氏兄弟熱衷的性元素。


韋氏兄弟想改造藝術片,[征服者佩爾]就是一次實踐,哈維用了一些欺騙性的手段,比如在影片中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赤裸鏡頭并把它放在廣告中,還把它作為類型片來銷售,征服者佩爾成為了一個動作英雄。

 

[征服者佩爾](1987)


哈維對于主演馬克斯·馮·敘多夫能夠獲學院提名一事也非常有信心,他也能夠用超乎想象的手段把這件事變為可能,學院給了最佳男主提名,并且還頒發了最佳外語片獎。

 

[性、謊言和錄像帶]出現在圣丹斯上時,米拉麥克斯不是唯一一家意識到它的價值的公司。


包括新線在內的多家公司都開出了價格,新線開出了2000萬,但他們也想要錄像帶版權,因沒有談攏而將目光轉向了南茜·薩沃卡的[真愛],薩姆·高德溫也因為錄像帶版權的事放棄了。

 

鮑勃更狂熱一些,他看到這部片的名字里有“”,立馬認為它肯定能賺錢,但韋恩斯坦對影片粗暴剪輯的名聲在外,索德伯格擔心自己的影片會遭到毒手,在交易時還提出了保證不能有額外剪輯的條件,想不到米拉麥克斯竟然答應了。


韋氏兄弟答應了索德伯格一方所有不切實際的要求,以至于新線的人覺得他一定是想毀掉自己公司。

 

[性、謊言和錄像帶](1989)


這時的韋恩斯坦需要更多的影片來將自己推向業界的前沿,他們也看中了[丑聞][我的左腳],[丑聞]因為性元素理所當然地吸引了米拉麥克斯,但哈維也會被[我的左腳]所感動,他很喜歡一些關于受挫者的電影,所以日后也支持了[國王的演講]


他們為兩部影片排除了商業宣傳上的難題,[丑聞]賺了880萬,米拉麥克斯漸漸走出了[見者有份]炸出的巨坑。

 

[丑聞](1989)


米拉麥克斯選擇將[性、謊言和錄像帶]的放在八月,在暑期檔后期經歷了一些大片的狂轟濫炸有些疲憊后,能讓觀眾看到些不同。


這個反檔期的做法很有效,首映結束觀眾的反應強烈,讓索德伯格都有點飄飄然了,他們后來又擴大放映,最后在全球范圍內收入了3000萬美元。

 

[天堂電影院]和[末路英雄半世情]都遭到了刪減,前者因為太長而在戛納電影節后無人問津,哈維試圖將它剪成美國觀眾能夠接受的樣子,后者在試映會上表現糟糕,影片制片伊斯梅爾·莫昌特因為剪輯的事和哈維鬧翻了。

 

剪輯成為了哈維被導演討厭、媒體攻擊的一個原因負責后期的斯圖爾特·伯金說哈維真心喜歡電影,但又愛錢和名聲,他也有原封不動的影片,[性、謊言和錄像帶]、[我的左腳]都是例子。

 

1992年昆汀帶著[落水狗]出現在圣丹斯,當時的很多人對他已經有所了解,他們看好他的劇本,但這部影片卻在圣丹斯引起了爭議,有人認為影片缺乏社會責任感,將暴力合法化,它也在頒獎時被忽略。

 

[落水狗](1992)


哈維對影片并不是很有信心,他找來他的妻子和妹妹觀看影片,兩人就如哈維預期得一樣,果然被割耳朵的場景給嚇到,但他還是少見地尊重了昆汀的意見不剪掉施虐的戲份。


昆汀可能是少有的、能夠違背哈維意愿并且成功的人,也許正因為如此,昆汀和哈維才能長久地保持合作。

 

蜇人蝎

 

盡管那么多演員在頒獎典禮上表示愛哈維(1966-2016年,奧斯卡獲獎感言中被感謝者,哈維·韋恩斯坦與上帝并列第二名,34次被提及,第一名是“老斯”),但他們肯定曾意識到哈維有多可惡,馬特·達蒙曾在記者面前將哈維比作蝎子,表示他本性難移

 

在兩兄弟執導[見者有份]期間,哈維和鮑勃就給片場工作人員帶來了成倍的痛苦,把對演員的輪流叫喊當成是指導。


作為米拉麥克斯的掌門人,哈維也是一樣地狂躁,在米拉麥克斯陷入低谷期間,對于在那里工作過的人來說,每天都是噩夢。

 

當時米拉麥克斯負責購片的艾麗森·布蘭特利認為,如果你走進哈維的辦公室還感受不到他在絞盡腦汁地壓榨你,那你一定是個傻子,但她認為這也是哈維魅力的一部分

 

韋恩斯坦兄弟在紐約米拉麥克斯的辦公室內


在米拉麥克斯獲得一定的成功之后,演員、導演和編劇都對韋氏兄弟的評價有所顧慮,哈維擅于威脅,這可能不需要經過哈基姆的指導。


韋恩斯坦兄弟對于那些詆毀他們的人有仇必報

 

當一位員工離開,或者經歷了一場訴訟案后,他們都會讓涉事者簽訂一些限制性的條款。


畢斯肯德和哈維打過交道之后,將他比作墨索里尼,他認為哈維并不想將自己身上的粗糲(或者是粗野)打磨掉,并且說太善良的人不適合在米拉麥克斯工作

 

丹尼爾·戴·劉易斯評價哈維的話,同時也是哈維最喜歡引用的話語之一:他只有選劇本和買電影的能力還管用,至于為人,那完全就是一場災難


而貝托魯奇則說哈維本性粗獷,他看傷感的意大利片時恨不得能走到鏡子前,對著鏡子說,“瞧,我流淚了。



米拉麥克斯在1989年春風得意之后,在1991年開始出現低迷,韋恩斯坦兄弟大量購買發行影片,一年大約40部,甚至超過了大片廠發行的數量。

 

劉易斯在哈維身上唯一看重的能力此時也不頂用了,除了麥當娜的紀錄片[與麥當娜同床]小有成功外,很難再有票房大爆的影片。


米拉麥克斯蒙受了巨大損失,因為倆兄弟瘋狂地購買了太多的影片,韋恩斯坦兄弟開始琢磨著成立個叫帝門影業的分公司,或考慮變賣公司。

 

[落水狗]的票房在當年沒有令米拉麥克斯突圍,只有250萬美元,雖然此后還是依靠音像店的銷售賺了2000萬。

 

實際上鮑勃說過自己不想把米拉麥克斯變成迪士尼的,但他們眼看著就要破產了。


經人引薦,他們認識了迪士尼的卡岑伯格,他買下了米拉麥克斯的音樂片[奔向驕陽],還有五部電影的錄像帶版權

 

[奔向驕陽](1992)


溫氏兄弟相當魯莽,他們雖然能夠憑一兩部影片賺錢,但有的是辦法令公司陷入危機。當卡岑伯格在愚人節那天要求財務主管打電話給哈維,和他談公司買賣的事時,韋氏兄弟就報出了9000萬美元的高價

 

迪士尼希望米拉麥克斯可以成為自己戰略中的一個堡壘,還有他們的那些奧斯卡,可以為迪士尼在真人電影方面獲得一些幫助


卡岑伯格和邁克爾·艾斯納也相信自己有足夠的能力打擊韋氏兄弟這樣的粗人。


鮑勃和哈維對自己即將被納入大片場體制而感到害怕,但還是在協議上簽了字,迪士尼幫助米拉麥克斯承擔了債務,并答應付給韋氏兄弟一年150萬美元的工資

 

畢斯肯德認為這次收購對于米拉麥克斯來說,就像是甲殼蟲汽車裝上了凱迪拉克的發動機。


但惹人喜愛的米老鼠、唐老鴨和皇后區來的、粗魯且橫沖直撞的韋恩斯坦兄弟注定沒有辦法好好相處。


米拉麥克斯時期,韋恩斯坦兄弟的經營方式遭遇過業內種種惡評,但這沒有阻止他們向上爬


邁克爾·艾斯納不會讓我們做任何事。”哈維說,他們和母公司的關系在一點點地被破壞。


倆兄弟拿著迪士尼給的錢繼續瘋狂購片,他們什么都買,那些給他帶來成功的影片,只是其中的很小一部分而已。

 

哈維與卡岑伯格在購買[小活佛]的時候就產生了分歧,哈維不顧卡岑伯格勸告,只看了20分鐘就買下此片,因為導演是貝托魯奇


他認為他非常值得尊重,也因習慣性“剪刀手”破壞了和這位意大利名導的關系。

 

雙頭獸

 

對于米拉麥克斯的人或者和韋恩斯坦合作過的人來說,一個哈維·韋恩斯坦就已經很難對付了,但韋恩斯坦卻是雙頭獸,不但有個哈維,還有一個鮑勃。

 

鮑勃比哈維年輕兩歲,他似乎不像哈維那樣熱衷于[四百擊]。和哈維的張揚做派不同,人們眼中的鮑勃總是十分陰郁,喜歡躲藏在哈維巨大的投影里。

 

比起哈維對藝術電影的偏好,鮑勃更關心直接的數字和利潤


米拉麥克斯的前主管帕特里克·麥克唐納曾用自我和貪婪來區分兄弟倆的特征,哈維自我且好夸夸其談,而鮑勃則總是貪婪地問,哈維,這部片子能賺錢嗎?

 


韋恩斯坦兄弟在外人看來是一致的,但同而不和的情況時有發生。


鮑勃更希望自己能成為一個編劇,當他們兩兄弟齊心拍攝[見者有份]的時候,兩位導演總是意見相左,無法在任何一個問題上達成一致,使得拍攝開支飛速膨脹。


每當有問題需要作決定時,他們就會開始無休無止地爭吵。”[見者有份]的制片主管杰夫·西爾弗回憶道,鮑勃不會愿意一直做哈維的小兄弟,他的內心可能也有與哈維一樣的野心和狂躁,時刻準備著掙扎而出。

 


有不少曾在米拉麥克斯工作過的人認為,實際上鮑勃比哈維更加可怕,哈維脾氣很壞,很容易失控,但鮑勃的個性簡直就是陰暗,他們總是摸不清鮑勃在想些什么。


哈維和鮑勃在米拉麥克斯各自帶領著自己的壘球隊,他們的競爭在這方面表現得非常激烈,鮑勃會因為一個員工打到第一壘就給他100美元的懸賞,也會因為輸球而直接將員工給開除。

 

無論是處在輝煌還是低谷,韋恩斯坦兄弟的詞典里永遠沒有“規則”二字,沖動、毫不克制的思維方式影響著米拉麥克斯的興衰,也引導著哈維走上未來的路。



 ▼


哈維的韋恩斯坦

 

制片人克里斯·邁克格克曾說:“哈維不止想成為哈維·韋恩斯坦而已,他想做的是另一個路易斯·B·梅耶。

 

哈維的野心水漲船高,在發行問題上,米拉麥克斯與迪士尼的矛盾越來越多;私底下,哈維也與時任迪士尼CEO邁克爾·艾斯納交惡。


2004年,米拉麥克斯不顧迪士尼的反對,執意發行了邁克·摩爾的[華氏911],兩方矛盾正式激化。

 

此片在美國國內造成了巨大的政治影響,這讓一向走合家歡路線的迪士尼很尷尬,米拉麥克斯的“忤逆”也讓迪士尼開始重新考慮兩方原本于2009年到期的合同。

 

[華氏911](2004)


2005年3月31日,經過一年的艱苦談判,與迪士尼勢同水火的韋恩斯坦兄弟結束了與老東家長達12年的賓主關系。韋恩斯坦影業正式成立


2005到2008年,韋恩斯坦兄弟經歷了職業生涯的低谷期。2008年末,哈維決定再次投入到購買和發行電影的最前線。


在其后的幾年間,哈維用韋恩斯坦影業奠定了自己“操控奧斯卡的男人”的稱號。

 

韋恩斯坦影業logo


韋恩斯坦的公關手腕之高無須贅言,在米拉麥克斯時期,公關就是哈維的拿手好戲,不過哈維的手段也一直在進化。


以前,寄送電影DVD給評委,送禮物、打電話、舉辦內部放映招待會是他爭取票數的慣用手法


現在,哈維則變本加厲,開始絞盡腦汁地控制輿論導向來為自己的影片造勢

 

[社交網絡]的冤假錯案可以視作哈維在韋恩斯坦時期的一個經典公關案例。


[社交網絡]


2010年,[社交網絡]與[國王的演講]皆為頒獎季的大熱門


芬奇的[社交網絡]勝在群眾基礎,不過對比二者的MTC評分,依舊是[社交網絡]略勝一籌(前者MTC評分95;后者MTC評分88)


奧斯卡前哨戰:英奧和金球的兩個重量級獎項——最佳劇本和最佳改編劇本被[社交網絡]收入囊中,[國王的演講]的導演湯姆·霍伯前哨站成績掛零


到了頒獎季最后階段,[社交網絡]不斷被曝出負面新聞


臉書員工指出該片對扎克伯格的塑造失實;《波士頓環球報》的一則新聞則揭發電影原著小說《意外的百萬富翁》有抄襲之嫌。

 

另一方面,韋恩斯坦又把當年炒作[莎翁情史]的伎倆如法炮制:


史學家和王室工作人員紛紛表態,力證[國王的演講]是對歷史事件的完美復刻


于是一切如韋恩斯坦所料,[國王的演講]大獲全勝,拿下重量級的最佳導演、最佳影片獎

 

[國王的演講]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獎的瞬間


梅麗爾·斯特里普是與韋恩斯坦捆綁度最高的女藝人之一


梅姨的20個奧斯卡提名三次中獎——二女主一女配,其中四個提名與一個影后都與韋恩斯坦有關。梅姨也曾在金球頒獎禮的時候感謝韋恩斯坦:“哈維,我的神”。

 

在2012年的頒獎季,韋恩斯坦公司在給《好萊塢報道者》的用戶們發送的電郵中,引用了評論家塞爾瑪·亞當斯的那句:“梅麗爾·斯特里普上次拿小金人已是29年前的事了,[鐵娘子]中的表演應該讓她再贏一次”——盡管[鐵娘子]口碑崩壞,MTC評分僅為54,但這個“越界”的行為又為斯特里普捧回了一座小金人。

 


2014年,有迪士尼出品的[大夢想家]在手的艾瑪·湯普森四大風向標全部提名,且拿到了國家評論協會影后,奧提似乎也是手到擒來


[大夢想家](2013)


斯特里普([八月:奧色治郡])四大前哨戰戰績掛零,且缺一枚英奧提名,前哨戰成績不如艾瑪。


在86屆奧斯卡提名投票截止的前一天,梅姨突然公開抨擊華特·迪士尼的種族歧視和歧視女性行為。


更奇怪的是,后一年梅姨就出演了迪士尼的[魔法黑森林],并且也憑此片拿到了一枚女配提名。

 

當時,《好萊塢報道者》明確指出斯特里普的行為屬于在提名投票截止前制造新聞。最終艾瑪·湯普森無緣奧提,斯特里普順利提名。

 

[大夢想家](2013)


2013年,為了讓“大表姐”詹妮弗·勞倫斯([烏云背后的幸福線])順利加冕,韋恩斯坦聘用了奧巴馬的公關團隊來為表姐策劃頒獎季的宣傳活動


哈維的公關技巧當然不止如此,在公關范疇之外,他還有諸多見不得人的手段:


到了頒獎季的最后關頭,另一熱門——[獵殺本·拉登]遭到了不少專家抨擊其影射美軍虐囚;之后《名利場》的資深編輯布魯斯·漢迪又撰寫了一篇關于“勞模姐”杰西卡·查斯坦的文章,對勞模姐的演技大加批判

 

這只是第一波,接著勞模姐的私生活也被拉到了眾目睽睽之下


《明星》雜志的一篇文章披露了勞模姐的家庭生活,文中的知情人稱勞模姐的父親并非其生父,而杰西卡不想和生父相認。


此時勞模姐的生父已經去世。文章最后還特別指出,“他很愛杰西卡,但杰西卡讓他很心碎”……之后的一段時間,勞模姐都沒有公開露面。

 

“大表姐”最終登頂自不必說,那句“謝謝哈維,你幫我清除了一切障礙”,現在看來,也顯得尤為意味深長。

 


2013年頒獎季前哨站多倫多電影節上,哈維·韋恩斯坦為[烏云背后的幸福線]游說宣傳


從2009年到2013年,是哈維在韋恩斯坦最輝煌的日子,[國王的演講]、[藝術家]連續兩年包攬了幾個奧斯卡重量級獎項,他為自己奠定了“奧斯卡推手”的稱號。


之后,哈維也仍然在用類似的手段申奧,成績卻大不如以前。2014年的[模仿游戲],和[國王的演講]、[鐵娘子]類似:都是把演員個人特質融入真實角色的傳記電影

 

這部標準的“奧斯卡類型片”,最后僅僅捧回了一枚最佳改編劇本獎。韋恩斯坦開始離奧斯卡越來越遠。2016年,六個提名僅中一枚“最佳原創配樂獎”([八惡人]);2017年則是顆粒無收……

 

 ▼


凜冬已至,帝國覆滅

 

當一個領導者,甚至可以說是專制者,被推翻的時候,人們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找到自己的方向。


早先與韋恩斯坦有業務往來的一位資深電影制片人表示, “有很多非常聰明和優秀的人在那里工作,這是一家不斷推出好片的公司。但想要熬過最近這個階段,就必須從根本上做出改變。

 

最后的茍延殘喘


在2017年10月5日《紐約時報》官方發文公開哈維的性騷擾指控后,哈維的職業生涯在72小時內迅速崩盤。

 

但事發之初,他對自己的罪行并沒有供認不諱。在韋恩斯坦公司董事會為此事舉行的會議上,韋恩斯坦對于“下臺”完全不予配合。


直到第二天,董事會委聘了第三方律所進行內部調查,并宣布哈維·韋恩斯坦將無限期休假。

 

哈維才公開表示,自己將離職休假,并接受治療。但無限期休假的計劃很快就被打破了。

 

隨著事件的發酵,揭露其丑聞的人越來越多。最終公司董事會于2017年10月8日通過決議,解雇了哈維·韋恩斯坦。

 


哈維并沒有對此發表任何聲明,也沒有表明是否進行抗爭。


但在周日會議召開前,他曾向多位好萊塢高管發送私人郵件,請求他們致信反對即將做出的解雇決定。


事后這些郵件被曝光出來,當時還擁有韋恩斯坦公司21.5%股份的哈維在信中寫道:“我渴望得到你的幫助。我們相信董事會正在試圖做出的決定不僅是錯誤的,而且可能是違法的,會將韋恩斯坦公司毀于一旦。

 

他的求告顯然沒成功,而一度有媒體稱,此次對哈維落井下石的,是那時韋恩斯坦的大當家、哈維的親弟弟:鮑勃·韋恩斯坦


盡管后來鮑勃也被控性侵女職員,但面對哥哥的污名,鮑勃第一時間表示:“罪有應得”。


我也是他謾罵的對象——還有一次被他打了。我并不是想從任何人那里尋求同情,也不把自己放在那些同屬女性受害者的行列中。但當你的哥哥對你也施行虐待的時候,事情就變得復雜了。我目睹了一切并一直勸他去接受治療。事實上,即便我們懇求他,他也一直在逃避。

 


哈維在韋恩斯坦公司的最后一息茍延殘喘,被親弟弟擲地有聲的大義滅親之言消弭了。


包括我在內的整個公司的董事會,之前并不知道我哥哥會做出這么出格的事。在個人層面上,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他。在我知道他是以這樣病態、墮落的方式來消除他內心的空虛寂寞后,我真的不知道該怎么描述我的心情。這種惡心的做法并非情有可原,而是不可饒恕的。我作為他的弟弟,能夠理解他;作為他的家人,我知道他需要幫助,一定是有哪里出了問題。


不過事情的走向似乎完全不受鮑勃·韋恩斯坦的控制了,到了11月初,鮑勃曾經替哥哥擺平“告狀者”,鮑勃性侵女員工的新聞也陸續被曝光了。

 

沒有哈維的韋恩斯坦

 

如果2017年10月8日韋恩斯坦公司董事會沒有做出解雇哈維的決定,接踵而至的可能是大批人才的流失。


如果哈維留了下來,許多電影、電視及出版項目的合作方可能會尋求合法的渠道與公司解除合約。


當然,哈維最終被解雇了,但是當時韋恩斯坦面臨的局面也并不樂觀。

 

哈維性侵丑聞曝光后的那個周一(10月9日),韋恩斯坦公司的所有員工都放了一天假,因為公司的“新領袖”大衛·格拉瑟和鮑勃·韋恩斯坦在這天需要與廣告公司商議公司的新名稱。

 

他們也與多家電視網取得了聯系,允許后者將哈維·韋恩斯坦的名字從韋恩斯坦公司制作的作品中刪去,從Lifetime周三播出的[天橋驕子](ProjectRunway)開始。


[天橋驕子 第十六季](2017)


此外,蘋果也緊急取消了將與韋恩斯坦合作推出的四檔節目的制作計劃,其中包括講述貓王、邁克爾·杰克遜、普林斯和弗蘭克·辛納屈生前故事的迷你劇。這些損失,對公司來說是不可逆的。

 

韋恩斯坦曾是公司的招牌,也是業內大名鼎鼎的人物。


只要他看到了一部作品的奪獎潛力,他就會對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還有好萊塢外國記者協會(HFPA)使出渾身解數,[雄獅]、[模仿游戲]和[烏云背后的幸福線]就是其中幾個例子。

 

相反,鮑勃·韋恩斯坦并不擅于曝光在公眾聚光燈下。而大衛·格拉瑟則一直是公司的二把手,負責管理公司日常事務,協助洽談合作,也會幫助哈維安排電影項目并購買版權。

 

大衛無疑是獨立電影圈中的知名人士,業內沒有人想要看到這樣一個已合作多年的資深發行人拋下自己的工作去忙其他雜事。


據說,他曾經開始更多地參與日常的電視業務,與節目制作人和電視網高管之間建立了密切聯系。

 

有人曾猜測,電視劇集或類型片的開發可能會成為韋恩斯坦公司日后的重心。但那時據知情高管透露,最大的問題是面臨資金壓力的韋恩斯坦公司能否維持運營。(在電視業務方面,亞馬遜的有線電視合作方承擔了絕大部分的營收壓力。)

 

韋恩斯坦的電視業務包括派拉蒙電視網的迷你劇[韋科慘案]、[黃石]及其他作品,其中[黃石]主演凱文·科斯特納的單集片酬達50萬美元。

 

[黃石](2018)


哈維·韋恩斯坦也同樣住在紐約,而他的弟弟和格拉瑟則住在洛杉磯。


知情人士據此分析,未來公司權力的軸心或會轉移至比弗利山莊分部。此外,他們還可能聘請一位知名高管協助管理公司。


至于韋恩斯坦公司的未來,似乎已不是如今也陷入性侵指控的鮑勃所能左右的了的。

 

而事實最終也確實如此,在掙扎近一年后,這個缺少暴君的帝國,最終破產,并以2.89億美元被Lantern Entertainment收購。

 


至于哈維的性侵丑聞案件,也在今天塵埃落定。

 

詹姆斯·古恩這樣評價哈維的性侵丑聞案件,他很中肯地說:


性騷擾不僅僅在好萊塢,在全世界都越來越猖獗。我希望最近曝光的哈維丑聞能夠逐漸打破這樣的現象。我個人承諾會盡我所能阻止這種行為,并對打破沉寂勇敢發聲的人們表示贊賞和深深的愛。

 

雖然一個魔頭伏法了,但這場戰爭卻遠沒有結束,這不僅僅只關乎女性,它關乎的是所有有尊嚴的人。

 

面對這場反對性侵犯、性騷擾的戰爭,我們還要奮戰很久。

 

本文為作者 《看電影》雜志 分享,影視工業網鼓勵從業者分享原創內容,影視工業網不會對原創文章作任何編輯!如作者有特別標注,請按作者說明轉載,如無說明,則轉載此文章須經得作者同意,并請附上出處(影視工業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 http://www.lankacarmart.com/stream/123510

《看電影》雜志

點擊了解更多
看電影雜志
掃碼關注
《看電影》雜志
相關文章

制片人

查看更多 >
我要評論
同乐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