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重映在即!舊片重映,有哪些法律問題值得關注?

近日,中影公司宣布將以公益發行的方式重映《中國合伙人》《狼圖騰》《戰狼2》《流浪地球》和《何以為家》五部,并將分賬比例從原來的發行方+片方43%、影院57%調整為發行方+片方0%、影院100%。此外,華納也于近日宣布“哈利·波特”系列電影第一部《哈利·波特與魔法石》的4K修復3D版也將在中國內地大規模重映。

 

無論是中影此番公益發行,還是華納的修復重映,都是對曾經在院線公映過的“老片”重映。實際上,經典影片重映之風已盛行好幾年,筆者此番借機梳理影片重映的法律實操問題。




1



為什么重映

 

目前中影的公益發行顯然是為了讓利影院,幫助影院克服疫情帶來的經濟困難。但此前國內院線早已興起的經典影片重映,恐怕更多為了低風險開發IP價值。

 

實際上,電影制作發行的主要商業風險就在于,一部電影是否能受到市場認可,能否具備較強的票房號召力、收回成本并獲得盈利,是一個不確定性很高的問題。

 

從這個角度來看,相比投拍、宣傳一部新電影,因為經典電影已經經過市場檢驗,投資方對經典電影的質量、口碑和票房號召力顯然能夠有相對準確的預判,且不需要經歷漫長和耗資巨大的投資拍攝過程,經典電影的重映更多是對已有IP商業價值的再開發,且暫不論這種重映是否有點“偷懶”而無益于電影內容本身的競爭和發展,但其商業風險無論如何是相對更低的。


比如,根據媒體報道,2019年6月21日,《千與千尋》在國內院線首日公映便斬獲票房近5400萬。截至2019年6月29日,上映九天票房3.45億,雖然總票房放在現在的中國電影市場算不上非常出眾,但對于沒有投拍成本的舊片而言,不可謂不是一次非常成功的重映了。


 

雖然電影重映的性價比很高,但操作起來也并非是簡簡單單重新放映那么簡單。下面筆者就從實際操作和法律合規方面介紹重映需要注意的問題。

 


2



重映的“技術”操作

 

顧名思義,“重映”就是原來在影院公映過的影片在公映結束后重新再上影院公映。但更具體來說,出現“重映”這一概念,和“檔期”、“密鑰”的存在密不可分。

 

多數情況下,每部電影由制片公司攝制完成后,會由發行公司制作影片母盤,并依據影片母盤制作影片數字拷貝,并將拷貝發送至影院/經由院線發送至影院。

 

同時,因為目前的密鑰絕大部分都由中影數字電影發展有限公司(中影)和華夏電影發行有限責任公司(華夏)制作(密鑰可以控制影片在什么時間段內經影院的特定設備播出),因此,發行公司需向中影數字電影發展(北京)有限公司(“中影”)/北京華影聚合電影科技有限公司(“華影”)申請密鑰,影院則可通過中影/華影的網站下載對應各自影院放映設備的密鑰,只有獲得對應唯一一臺放映設備的密鑰,影院才能在設備上成功使用數字拷貝開展影片的放映。

 

上述過程中密鑰中包含的播出時段就是一部電影公映的檔期。檔期結束,密鑰也就失效,影院也就無法繼續播放該部電影了;如果電影需要延長檔期,需要重新制作密鑰。所以,一部電影在首次公映結束后,往往需要重新向中影/華影申請密鑰,才能實現全國范圍的商業重映。

 

當然,上面講到的主要是主流的重映方式。根據筆者向從業人員了解,在設備條件許可的情況下,也存在片方直接向影院發送拷貝和密鑰,由影院直接播出影片的情況,而無需經過中影或華影,比如百老匯藝術影院重映的經典電影往往并沒有在商業院線大規模重映,其可能采取的就是片方直接向影院提供片源的方式。

 


3



重映的法律問題

 

除了上面講到的密鑰重申,從合法合規角度而言,重映也有很多“工序”。

 

  • 舊片重映,審批重來


對于國產電影而言,根據國家電影局《國產電影復映暫行規定》(2018年12月1日施行)規定,復映影片是指取得《電影公映許可證》或公映許可,距首次公映結束超過兩年再次進行發行放映的國產電影。

 

具體而言,復映影片應報電影第一出品單位所在地電影主管部門重審。且復映影片在全國放映范圍不超過2500個影廳,每家影院放映單部復映影片不超過1個影廳。

 

也就是說,對于重映電影而言,之前已經取得的“龍標”并無法豁免重映階段的審批,仍然需要重報重審,并且,對于商業重映的影廳數也有限制。

(圖片源自Mtime時光網)

 

而對于外國影片而言,目前還未有專門的法律法規直接限制其重映,但顯然,考慮到相關部門對外國影片更嚴格的管理尺度,在國產影片重映都需重審的情況下,外國影片即便此前取得過許可證,也大概率需要重新審核。

 

  • 版權授權,不能繞過


合規要求之外,正如《國產電影復映暫行規定》中提到的,“電影復映應嚴格保護各版權相關方合法權益,應由出品單位、發行單位簽訂正式合同,明晰各方權利義務和法律責任”,重映也需向電影的各權利人取得授權。

 

相比新片上映,在實際操作中,重映舊片因為時間久遠,版權流轉更復雜,原始權利方有可能已經將版權轉授權或轉讓給其他方。比如包括《甜蜜蜜》在內的不少經典港片版權就不再屬于原始出品公司嘉禾,而已經流轉轉賣給了美國華納兄弟。

 

這樣一來,對于想要開展重映的第三方而言,梳理電影權利人的過程可能并不那么簡單直接。比如,根據騰訊娛樂在《經典老片如何再次走上大銀幕:要上映得重過審》一文中的報道,《大話西游》當時重映的版權梳理就頗為復雜,因為《大話西游》最初版權同時涉及香港和內地公司,據稱重映的放映權從開始洽談到最終拿下,耗時近一年。


(電影《大話西游》劇照) 


所以,對于重映舊片來說,如果其版權已經從原始出品方流轉到其他公司,那么想要開展重映的第三方在獲取重映授權時,恐怕就需要明確版權鏈條的流轉,需要格外注意確保授權人的授權范圍并未超出其實際享有的權利。

 

具體操作層面,我們建議通過影片中署名的出品公司和影片此前龍標的信息排查首映時可能的出品公司,從而至少確認原始權利人的范圍,在獲取重映授權時,可向該等原始權利人核實,或要求授權人出具原始權利人的確認文件。

 

  • “還電影票”,能否成立?


除了合規審批和版權梳理,可能容易被忽視的還包括對導演/演員的重映票房分賬問題。

 

當然,其實早期導演和演員在就電影項目接受聘用時,并不常以票房分成的方式作為自己導演/表演的對價,而往往一次性收取固定酬金,那么電影無論是首映還是重映收入,都不需要向導演、演員分賬。所以,之前網友們對諸如周星馳的舊片重映常提的“給星爺還一張電影票”的說法,恐怕很難成立。

 

但是,隨著導演和演員的話語權越來越大,電影投資的方式也越來越多樣,近年不少電影項目中,導演、演員都可能在固定酬勞之外要求對電影票房的分成收益。對存在這種情況的重映影片,就還需要影片出品方注意查看導演合同和演員合同中是否對重映票房分成有約定。

 

此前盛行經典影片重映之風其實爭議不小,不少業內人士認為舊片重映可能擠壓新片的市場,而且其“投機取巧”的成分與鼓勵創作的原則實則有些背道而馳。

 

當然,中影此舉公益重映是為了幫助影院度過困難時期,性質并不一樣,但周公以為,即便不是公益發行,因為重映的影片更多是經過市場充分檢驗的精品影片,只要做好版權梳理和合規,這些影片能夠在多年后仍然重新獲利的訊息,也是對好內容的激勵,也一樣可以提高市場和行業對優質內容和優秀創作的意識。

 

好的IP、好的內容,永遠值得以各種方式傳播、開發和釋放價值。

本文為作者 周公觀娛 分享,影視工業網鼓勵從業者分享原創內容,影視工業網不會對原創文章作任何編輯!如作者有特別標注,請按作者說明轉載,如無說明,則轉載此文章須經得作者同意,并請附上出處(影視工業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 http://www.lankacarmart.com/stream/123891

周公觀娛

點擊了解更多
“周公觀娛”,由北京金誠同達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周俊武率領的精英律師團隊傾力出品。“周公團隊”主要從事知識產權及文娛業投融資法律業務,在文化娛樂、影視游戲、互聯網等多領域有極為豐富的經驗,系中國最早及領先的專業娛樂法團隊之一。電話:010-57068035;郵箱:zhou_junwu@jtnfa.com
掃碼關注
周公觀娛
相關文章

哈利·波特系列

查看更多 >

制片人

查看更多 >
我要評論
同乐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