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需大年,什么樣的主旋律劇最緊俏?

3月25日 12:25 355

我們以類型為綱,通過與40余位劇集主創的深入交流,對市面上的重點待播劇做了一輪摸底調查。借著這次橫盤連看,我們也順帶勾連了經歷行業深度調整后的劇集生產樣態。


有些類型(武俠、奇幻),視頻網站主導的定制、自制生產成了普遍現象;有些類型(刑偵、軍事),則前所未有地需要對口單位的大力配合與支持;曾經站在風口浪尖的某些類型(諜戰、民國傳奇),降級明顯;一些原來的子類型、冷類型(行業、職場),逐漸起勢成了觀眾的剛需口糧……


今天是收官篇,我們繼續開掘,聊一聊待播主旋律劇的基本盤。


文/鐵皮小鼓

自2018年行業進入深度調整期后,主旋律與泛主旋律劇集的創作曲線,就一直在逆勢上揚。

2018年是現實主義回歸年,也是改革開放40周年的紀念年。《最美的青春》《大江大河》這樣純正的英模、改革敘事,與《橙紅年代》《歸去來》代表的類型劇主旋律化,齊頭并進成就了泛主旋律創作小高峰。

2019年是“三個重大”提出年,也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獻禮年。百日展播中,全景展現共和國外交畫卷的《外交風云》,講述原子彈研發英雄集體的《激情的歲月》表現突出。但像《破冰行動》這樣兼顧主旋律的類型佳作卻不多。

2019年以來播出的主旋律劇不完全統計


2020年是重大題材規劃劇的出爐年,也是脫貧攻堅決勝年。為了走近今年的重點待播主旋律劇,影視獨舌與《最美的鄉村》《溫暖的味道》《吉他兄弟》的主創們展開了深度對話。


“脫貧攻堅”與“第一書記”領跑第一方陣

由于宣傳主題與播出節點的客觀存在,主旋律劇創作大多面臨兩項競爭:都是命題創作,誰能找到新切口?都要定點搶灘,誰能保質又保速?

由長信傳媒出品的《最美的鄉村》,是《最美的青春》原班人馬奉上的新作。這部劇繼續在承德選材、取景,以三位身份、個性完全不同的“第一書記”為主角,講述了一組北方鄉村脫貧的故事。

“第一書記”扶貧的題材并不少見,總編劇郭靖宇、楊勇為《最美的鄉村》找到的創新切口是三段式的結構。“這部劇打破了一個主線故事講到底的結構,按照脫貧攻堅主題,編創了不同主角、不同內容的三個故事。無論是故事內容、演員還是拍攝場景,各有不同、獨具特色。”楊勇介紹說。

三位書記,一個復員軍人出身,一個是電視臺新聞主播,還有一個是在發達地區創業的大學生。三個北方鄉村,一個是長城腳下有山有水的村落,一個是地處兩山之間的傳統鄉村,還有一個新農村建設的示范村。如此搭配組接,便可能容納更多元的田園風貌,塑造更豐富的“第一書記”群像。

不過,三段式的創新結構也為拍攝帶來了不小的難度。


“三段戲,除了幕后工作人員沒換,主演、群演都得換一波,置景也是要做三套。三個村子之間還涉及到來回轉場。所以我們這看起來是一部戲,但其實是三部戲的工作量。”導演巨興茂說道。

《最美的鄉村》總共36集,每個故事的篇幅大概在10多集。為了保證在冬天景色凋敝前完成拍攝,9月份開機后,巨興茂、來牧寬兩位導演分工合作,巨興茂承包前兩段,來牧寬負責第三段,分率兩組開工,終于在11月前完成了拍攝。

雖然拍攝節奏非常緊張,但《最美的鄉村》的孵化期卻并不短。據楊勇介紹,從2018年7月,也就是《最美的青春》開播前后,郭靖宇和他就開始謀劃設計《最美的鄉村》的故事主題、主要人物和故事框架,然后便開始了采風。

從案頭落實到成片,《最美的鄉村》的團隊雖然熟門熟路,但還是用了快兩年的時間。

同樣由“第一書記”領銜的故事,還有山東影視制作公司出品的《溫暖的味道》。這部劇是《馬向陽下鄉記》的兄弟篇,由靳東主演的“第一書記”孫光明,將繼續帶領大槐樹村的村民,脫貧致富奔小康。

“雖然寫的還是‘第一書記’的故事,但《溫暖的味道》要更深入。它講的不只是修路、土地流轉這樣下鄉工作的基本動作,還有精準扶貧、基層黨建、生態農業的系統發展。”

在山影制作總經理吳雪松看來,從《馬向陽下鄉記》播出的2014年到今天,“第一書記”的工作制度、職責范圍已經逐漸發展完善,扶貧只是他們工作的一部分。所以《溫暖的味道》要更多探討深層次問題,這是這部劇扎根的基礎。

為了提高獨特性和區分度,《溫暖的味道》在主角孫光明的塑造上,下了很大功夫。

“他不是一個簡單的干部。在下鄉之前,孫光明是報社美食版塊的編輯,還是一個美食大V。這樣的身份跟劇中的很多情節,比如解決毒蔬菜危機、搞生態農業、直播打開銷路都能很好契合。”在吳雪松看來,《溫暖的味道》能夠打動靳東,讓他突破此前城市精英的熒屏形象出演農村題材,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這個角色的獨特性。

在此前的公開采訪中,靳東也曾表示,在孫光明身上,他能看到新時期農村干部的特質,對工作、人民發自肺腑的愛,而這種愛的傳導,能夠帶動更多人樂觀向上。


《溫暖的味道》同樣于去年9月開機,但與《最美的鄉村》相比,它的醞釀時間要更長,僅劇本創作就經歷了三年時間。


小棕熊影視出品的《吉他兄弟》則在脫貧主題中融入了創業、音樂等年輕元素。

這部劇取材自貴州貧困縣正安縣的吉他制造業,故事講述了一對年輕兄弟通過開辦樂器廠、建立產業園,帶領當地百姓脫貧致富的故事。

“在全國大力提倡建設美麗鄉村、回鄉創業和脫貧攻堅的大環境下,很多扶貧類的影視作品應運而生。但這些作品大部分講的是種植、養殖、文旅,像《吉他兄弟》這樣樂器制造工業的題材很少。”在小棕熊影視CEO、《吉他兄弟》總制片人范冰心看來,這個題材更新穎且具有藝術氣息,能更好地與年輕人對接,市場價值相對較高。


劇本架構時,《吉他兄弟》盡可能在主線清晰的前提下,輻射了更多在年輕人興趣點上的情節。

“這部劇我們在西班牙取了景。因為那里是吉他的發源地,主角雖然是在貧困縣做吉他的匠人,但他有志做自主品牌,并且讓中國制造走出去。” 為了體現正安吉他產業園的國際化,電視劇的結尾還做了一場正安國際音樂節。

“正安吉他廣場本身就會經常舉辦一些音樂會。那場戲有一千個人在現場彈吉他,加上群眾演員和劇組的工作人員,一共有將近兩千個人。我們還請來了正安的代言人,世界指彈大師莫勒。這也與劇集中民族品牌走向世界的主題相契合。”


《吉他兄弟》2018年11月開機,去年3月殺青,是小棕熊影視的第一部電視劇作品。目前這部劇已經完成了后期制作和初期發行工作,處于央視備播的狀態。


政策戲三寶:靈活結合、專業呈現、喜劇表達

既然是主旋律創作,尤其是以國家戰略目標為表現對象的扶貧劇,不管是把方針政策表現放到前景、中景還是背景,政策戲都是創作的重點與難點。

如何既弘揚主旋律又讓觀眾不失帶入感,既讓政策發聲又避免喊口號的嫌疑?歸結下來,以下三點不可或缺。

首先,是戲劇性與政策大勢的靈活結合。

“戲到不到位,要看劇本的根扎得深不深。中國是農業大國,農業人口基數大。人多的地方自然故事多。這是我們做了這么多農村戲的經驗。”

在吳雪松看來,政策戲不是死的。一來,真正走下去跟農民和基層干部交流,并不存在寫不出、寫不活的問題。二來,創作過程中,隨著政策的變化,劇本故事處理方式也要不斷地調整,這樣才能保證最終的作品是符合政策要求的。

《溫暖的味道》的劇本創作周期較長,吃透政策變化并對應調改劇本走向,也是谷凱老師和青年編劇劉海,經常要做的一個工作。

《吉他兄弟》的總制片人范冰心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

“劇本創作的時候,中美貿易戰形勢正緊,這給我們的觸動很大。中國是一個手工業制造大國,包括吉他在內的各國產品都會在中國設代加工廠。一旦貿易沖突,中國一些做代加工的廠家,就會面臨著倒閉危機。要想真正做強,民族品牌必須崛起,所以我們在劇中對此濃墨重彩地進行了表達。”

《吉他兄弟》中男主角方清華從給各個國家做代加工,到自己發展民族品牌,然后又慢慢從低端、中端到高端,最終讓中國吉他在世界舞臺上拿了制作大獎。這樣的故事走向,便是與政策大勢靈活結合的結果。


其次,是具有代入感的專業呈現。

《最美的鄉村》是導演巨興茂第一次拍攝直接表現扶貧政策的戲。他把自己解決此類戲“落地”問題的經驗,總結為“真、小、實”三個字。

“我們都怕的是‘假大空’,那就往它的反方向做。比如,這次我們的演員面臨一個很實際的問題,就是臺詞中有很多政策類的詞語、文件性質的要求,一個字都不能錯。那就要費盡心機地記,把‘建檔立卡’‘兩不愁’‘三保障’……這些扶貧術語,要說得像‘你今天吃了沒’這么自然。這樣觀眾才可能相信。”

嚴格來說,拍“第一書記”扶貧也是行業戲。因此,把小處做實也是增加代入感的良方。在拍攝《最美的鄉村》時,主創團隊細致到連墻上的扶貧標語,都是由總編劇楊勇專門聯系當地宣傳部的干部來牽頭把關。


“其他包括辦公室面積、設施有沒有超標,吃飯一頓能有幾個菜,有沒有公車私用的問題,開會的座位應該怎么坐,甚至‘第一書記’的辦公室要不要有床,這些細節都在我們考慮范圍內。”在巨興茂看來,精準的細節不僅容易讓觀眾有真實感,還能承擔一些表意功能,這樣就能為臺詞減負,避免口號嫌疑。

《吉他兄弟》講的是吉他制造業的故事,吉他制作的工藝和吉他廠的布景自然也要追求專業性。

“兄弟倆從打工,到創業初期再到回鄉辦廠,我們在置景上都做了區分。打工的卡門吉他廠更有廣州特色,中期創業的小吉他廠是在一個小祠堂里搭建布景的。后期的產業園則更氣派也更有藝術性。”范冰心解釋道。


除了場景上的區分,包含186道工序的吉他制作手藝也是表現的難點。假如樂器制造的環節不能讓觀眾信服,那么創業致富的昂揚精神也就無從依附。

“現實中的吉他廠的每道工序都是在一個獨立的空間完成。我們為了增加作品的可看性,把他們融合在一個工廠空間里,這是為了保障最終效果做出的些許改動。但每個技術環節,我們都請專業人員全程顧問,就是為了保證這部劇的專業性。”

最后,是用喜劇表達增加“適口”性,讓觀眾喜聞樂見。

“趣味性是吸引觀眾看下去的很重要的‘佐料’。只有看下去,才談得上后面的政策理解和思考。”

今年春節期間,巨興茂執導的扶貧題材網絡電影《過年好》《鐵鍋燉大鵝》,憑借輕喜劇的風格收獲了熱烈的反響。在他看來,《最美的鄉村》中的人物也有一定喜劇成色。


“比如劇中的貧困戶,大多都有一個共性,就是特別軸,只相信自己的不相信別人的。這有時表現出來就挺逗。”指導演員表演時,他就會盡可能地抓住這種特點,讓戲有一定喜劇效果。

“《最美的鄉村》的喜劇特色不是搞笑,而是由人設差異造成的。”總編劇楊勇進一步解釋了劇作上的喜劇設計。

“第一段中的唐天石是復員軍人身份,后來擔任主抓扶貧的鎮黨委副書記,‘兵’與‘民’形成了差異。做農村工作只靠軍人的硬朗作風不行,還要用小智慧去解決一個個貧困村里繞來繞去的問題。同樣,第二段中的辛蘭、第三段中的石全有,也都面臨著工作環境的改變,思維方式的碰撞,這都容易產生一些喜劇效果。”


主旋律劇剛需年

獻禮大年的接踵而至與電視臺集中排播的規定動作,確保了今明兩年主旋律劇的基本需求。不過,相較2019年獻禮電影動作的整齊劃一,主旋律電視劇的生產確實存在資源、人才分散,難點題材鮮少攻關的現象。

自總局明確“三個重大”的題材規劃方向后,主旋律的創作局面開始有了新動向。如果一定要界分,如今的主旋律劇至少可以劃為三類:重大主旋律、一般主旋律與泛主旋律。

重大主旋律劇,是指由總局牽頭,集中規劃、聚攏資源、優先創作的一批重大題材劇。這其中既包括原有的重大革命歷史題材,也涵蓋新納入的重大歷史、重大現實題材。

一般主旋律劇,則是重大題材規劃劇目之外的主旋律創作。它大多以表現英模事跡,響應重大宣傳節點,反映國家重大政策為選題方向,創作力量來源更廣,題材范圍也相對更大。

泛主旋律劇,大致可以理解為其他類型劇集與主旋律要素的融合。一般來講,英模敘事、政策敘事的痕跡在這類劇中相對較淡,但基本都帶有弘揚時代精神、民族傳承,歌頌國家力量的底色。

這三類主旋律劇中,重大主旋律劇的規劃項目還未正式出爐,不算待播范疇。泛主旋律劇外延太廣,在此前的軍旅、公安、特情劇的調查中都有所涉及,也不再重復。今天重點討論的劇目,都屬于一般主旋律劇。

綜合來看,這三部劇的制作標準、成本預算均屬于主旋律劇中的第一梯隊。

《最美的鄉村》因為涉及到三組演員、三套置景和三地拍攝轉場的因素,制作成本達到了億元層級。《吉他兄弟》 在國內外六地取景,8次轉場,拍攝場景超過300個,耗資同樣不菲。《溫暖的味道》為了實現清新田園的影像風格,在整體美術、置景上也有質的突破與升級。

不過,因為主旋律劇的特殊性,這些電視劇都得到了相關地區政府的扶持,在制作資金、資源配給、發行渠道上都給予了較大力度的幫助,緩解了制片方的壓力。

目前,《最美的鄉村》已經完成后期制作,進入完成片審查的階段。《溫暖的味道》還剩少量戲份等待復工后拍攝,目前正在提前展開后制工作,預計在第三季度完成制作。這兩部作品,都在22部總劇脫貧攻堅重點劇目推薦名單中,且均屬進度推進靠前的,發行前景緊俏。

從這個名單也可看出,部分主旋律劇的制作進度受到了疫情影響,而此類作品又是今年電視臺的排播剛需。因此,完成度較高的主旋律劇,今年的發行狀況上佳。

本文為作者 影視獨舌 分享,影視工業網鼓勵從業者分享原創內容,影視工業網不會對原創文章作任何編輯!如作者有特別標注,請按作者說明轉載,如無說明,則轉載此文章須經得作者同意,并請附上出處(影視工業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 http://www.lankacarmart.com/stream/123892

影視獨舌

點擊了解更多
影視評論,人物專訪,劇目展示,產業報道。
掃碼關注
影視獨舌
相關文章

電視劇

查看更多 >

主旋律

查看更多 >
我要評論
同乐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