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式溫情 + 法式浪漫,下海的是枝裕和沒有失手

3月25日 13:56 697


2020年的第一個工作日,來得比以往更晚一些。


但居家隔離的日子也不好過。


對出游的渴望就先不提了,單說和家里人這沒有硝煙的戰爭,你能面帶微笑撐過幾回合?



相隔兩地,視頻電聯,其樂融融;

共居一屋,日久生變,爭吵不斷。


這就是我的現狀。


和家人24小時相處在一起,本身就是個高危行為。


是枝裕和的新片[真相],拍的也是這么一檔子事兒——久未見面的母女倆,如何優雅地撕逼。


[真相] 豆瓣7.2


[真相]是是枝裕和繼金棕櫚大獎[小偷家族]之后的最新作品,也是去年威尼斯電影節的開幕片,還是他首部非日語電影。


雖說是首次下海,但[真相]仍是一部很“是枝裕和”的電影。圍繞著真實、非真實、接近真實的爭議,敏銳地觀察著家庭內部的動蕩。


對于是枝裕和這樣個人風格鮮明的亞洲導演而言,出國拍片,只不過是換個地點工作罷了,就像就像中田秀夫的[聊天室]、王家衛的[藍莓之夜]、洪常秀的[克萊爾的相機]。


唯一的不同是,東京的櫻花,換作了巴黎的落葉。



巴黎晚秋,秋風蕭肅。


法國著名演員法比安(凱瑟琳·德納芙 飾)正在接受一個專訪。

凱瑟琳·德納芙 飾 法比安


電影開篇用了大量的對話,來刻畫法比安的人物性格。


- “哪個女演員給你的影響最深遠?”

- “我沒有想過,從來都是我自己。”


- “那么你對哪個女演員的影響最深遠?”

- “在法國嗎?那我想沒有。”


有個導演是她的影迷,想要跟他合作,可是她卻批評人家的手持鏡頭毫無詩意:“鏡頭晃來晃去的,我差點暈船了,一個腳架很貴嗎?”

婁燁表示有被冒犯到


至此可以定調,法比安,一個以自我為中心,專橫傲慢,有點毒舌,又有點虛榮的國寶級演員。


她年輕的時候很漂亮,也很有名,獲得過凱撒獎影后,現在老了,脾氣依舊很倔。


這個角色由凱瑟琳·德納芙來演簡直再合適不過,在性格、年齡與個人榮譽上,只有她能夠匹配。


法比安的臥室內擺放了許多電影海報和獎杯,其中最顯眼的[巴黎美人]的電影海報,很像凱瑟琳·德納芙的代表作[白日美人]。


為了慶祝法比安的新書出版——一本名叫《真相》的回憶錄,女兒路法爾(朱麗葉·比諾什 飾)一家千里迢迢從紐約趕回巴黎。


路法爾是一名編劇,丈夫漢克(伊桑·霍克 飾)是一名二流演員。打從路法爾一進屋起,謊言就開始了,真相始終被遮掩著。


法比安在郵件里對女兒說,“回憶錄印了10萬冊”,事實上只印了5萬冊。



夫妻倆朝彼此做了一個鬼臉,說了句“歡迎”,更像是在給對方提個醒:“接下來幾天會是一場惡戰,絕不輕松。”


法比安和路法爾的沖突與和解,正是這部電影的核心。


在相處過程中,母女間不滿的情緒慢慢累積,揭開了過往那些見不得光的真相。


原生家庭的魔咒,不分國界。


路法爾熬夜讀完母親的回憶錄,她感到憤怒。因為母親的回憶錄里謊話連篇,看不到哪怕一個真相。


溫柔的母女互動時刻,是瞎編的;還健在的父親,在回憶錄里英年早逝;最無法忍受的是,回憶錄里對莎拉只字未提,她是母親年輕時的好友,也是一位天賦異稟的演員,后來意外去世了。


這不是回憶錄,是法比安在重寫自己的前半生。


面對女兒的拷問,法比安權當耳邊風,她的天性里沒有“承認錯誤”的選項。


實在被問得不耐煩了,法比安搬出一套極其自我的說辭直接勸退了路法爾:“這是我的回憶,這是我的書。我可以選擇講什么不是嗎?”


路法爾對真相耿耿于懷,她渴望真相;法比安對真相不屑一顧,她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


兩人心里的真相,與客觀事實真相的差距,是矛盾產生的根源。


而真相和傷疤的揭露,并不是有預謀地層層推進,它發生在稀疏平常的日常瑣事中。總是可以在毫無征兆的前提下,突然就吵起來。


一次家庭晚餐,路法爾將積壓多年的怨恨來個大清算。


她說起母親當年拿到凱撒獎的那個角色,原本應該莎拉來演的。結果母親跟導演上床,搶了這個角色。


在那之后,莎拉一蹶不振,后來因為喝多了溺水身亡。


- “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做的事情。”

- “我是個壞母親,壞朋友,所以呢?我喜歡做一個壞母親,壞朋友,一個好演員。如果你不原諒我,觀眾會原諒我。”


法比安一直堅信,日常是不重要的,只有自己作為一名演員才是最重要的。


她以此為豪,并把演員的身份作為對抗生活的盔甲和武器。


眼看母女倆的關系,就要滑向伯格曼的[秋日奏鳴曲],像英格麗·褒曼和麗芙·烏曼飾演的母女倆。


[秋日奏鳴曲]


畢竟到了這一步,觀眾自然也期待一個會引發心碎和對抗,或者是痛苦和擁抱的故事。


可如果真是這樣,那就不像是枝裕和了。



這個故事之所以沒有變得太過抓馬,因為爭吵的對象總是固定。


女兒路法爾一家人之間的矛盾也有,比如丈夫酗酒令她不快,但那是次要的,電影里也并未展開。


這是一個標準的家庭,有父母和孩子,三代人,就像[步履不停][比海更深]中的那樣。


而在是枝裕和的電影里,幸福的一方,就是治愈另一方的動力所在。


隨著花園里樹葉飄落,既作為季節的分界線,也是整部電影的分界線。法比安似乎漸漸學會了謙遜和忍讓。



這不僅受到路法爾的影響,還受到她正在拍攝的電影的影響——[母親的記憶]。


這是一部在電影中拍攝的電影,它的原型來自短片[美麗夢中人]——根據作家劉宇昆的小說改編而成。

[美麗夢中人]


[母親的記憶]中,一名母親得了絕癥,生命只剩下兩年時間。為了見證女兒的成長,她要把最后的兩年時間拉長。


于是把自己送到太空,每7年時間返回地球一次,參與了女兒人生的不同階段。多年過后,女兒已經白發蒼蒼,坐著輪椅,而母親卻還是最初的模樣。


兩人的生命,一起走向了盡頭。

類似[星際穿越]中的設定


這個故事乍看之下,似乎很感人。但它的情感內核,仍然是自私的,愛的自私。


母親自以為這是愛女兒的表現,其實只是她愛自己的表現。匆匆見面,又匆匆離別,留下等待和煎熬,女兒的感受被拋到一旁。


[母親的記憶]的主題,恰好呼應了[真相]的主題。


在[母親的記憶]中,法比安所飾演的角色是年邁的女兒。


這個戲劇性的安排,不僅避開了這個故事的短板,還使得法比安重新思考母女間的關系,并在其中重新建立自己的定位。


路法爾也開始質疑自己對母親的成見:或許,她沒有我想像中的那么邪惡?


路法爾認識到,母親的自戀和虛榮,也是她人生的一部分;法比安認識到,女兒的性格到底是隨了自己,難以被說服。


最終,一個塵封多年的秘密被法比安說出。


- “我當年之所以會去演‘魔森森林’的魔女,是因為你。因莎拉當年對你講過這個故事,你很喜歡。我那時很嫉妒莎拉,因為她偷走了我的女兒。”

- “為什么你沒有在書里提到這件事?”

- “如果有一天重新出版的話,我會加上。”


那個從電影一開始就壞掉的“綠野仙蹤娃娃屋”,也在最后一刻被修好了。它的象征意義很明顯,就是母女關系的修復。


法比安說出的這個秘密,到底是真是假,我們無從得知。至少路法爾選擇了相信,化作一句,“我就快原諒你了。”


既是假意,也是真情。


母女最終和解的方式,不是徹底地認同對方,而是艱難地學會了共處。


原諒一個人,不一定是因為對方作出了改變,也可以是理解了對方不會改變的原因,從而放下恨與執著。


只有仍是個孩子的夏洛特,會問出那個所有人心照不宣的問題:“那是真相嗎?


真相是什么,變得不再重要。


《真相》的新書發布會就要開始了,一家人整整齊齊都去參加。


門前那棵樹,葉子已掉光。每個人揚起臉,承接暖陽。



如果說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講的是,一群沒有血緣關系的人,如何聚成一個家庭;


那么[真相]也許恰恰相反,它講的是一個有著血緣關系的家庭,如何找到存在或是成立的意義。


即使是枝裕和把故事背景放在了法國巴黎,他還是抓住了人際關系間的復雜性。思考著謊言有時是如何變為真相的,以及記憶在本質上是如何具有欺騙性的。


巴黎變成了一塊背景板,因為故事真正發生的場所,是法比安的家里。葡萄酒和奶酪,替換了梅子酒和天羅婦。


電影幾乎不展示巴黎的城市風光,僅有的一筆法式浪漫,來自廣場上的舞蹈。


至于可能造成麻煩的語言障礙,是枝裕和巧妙地把它變成了自己的優勢。


日語和法語的共通點,就是簡約和“顧左右而言他”的特色,成為了片中角色隱藏或逃避真相的一種手段。



而只會說英語的伊桑·霍克,是枝裕和索性就給他安排了最少的戲份。


真相與謊言、現實與電影、經驗與回憶,這就是[真相]中的三組二元對立


電影是現實的投射,回憶是不可靠的。真相往往是加工過的回憶,而謊言又是加工過的真相。



如果真相的提純太難,那么允許劑量適當的謊言存在,或許反倒會讓生活看上去更和諧。

本文為作者 《看電影》雜志 分享,影視工業網鼓勵從業者分享原創內容,影視工業網不會對原創文章作任何編輯!如作者有特別標注,請按作者說明轉載,如無說明,則轉載此文章須經得作者同意,并請附上出處(影視工業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 http://www.lankacarmart.com/stream/123896

《看電影》雜志

點擊了解更多
看電影雜志
掃碼關注
《看電影》雜志
我要評論
同乐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