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萬人圍觀性剝削背后,是韓國性別的分裂

3月26日 13:33 727


如果有人問,你見過地獄嗎。我會說,見過,韓國「N號房間」


女孩A剛畢業,在推特上看到兼職招聘信息,隨即聯系了所附的Telegram(一種即時通訊軟件)賬號。


女孩B某一天收到一條消息說“你的個人信息被泄露,正在被惡意傳播”,她急切點開了附錄鏈接。


不管故事如何開頭,她們都被推進了相同的地獄,「N號房間」。女孩A自殘重要部位、女孩B裸體學狗叫,這些視頻在這里被數千人觀看和分享。


韓國「N號房」事件,又稱「博士房」事件。簡言之,是指從2018年下半年到今年3月間在Telegram發生的一起大規模性剝削罪案



犯罪者多為20歲左右男性,他們建立多個聊天室,將對女性進行性威脅得來的照片、視頻、個人信息等發布在聊天室,甚至進行直播和線下犯罪。


受害女性有很多是未成年,年齡最小的才11歲,還在讀小學。


韓國是個很神奇的國家,總能拍出高度映照現實的電影。而他們的現實,又往往如此獵奇而匪夷所思。


芥川龍之介說:“生活本身比地獄更像地獄。”生活本身,也比電影更像電影。




「身上刻著“奴隸”字樣的女性、姿勢怪異的裸體女孩,個人信息以贈送方式提供,“強/奸”一詞像問候語一樣隨處可見。用眼睛看到也無法相信的現實,充滿肉色的地獄在手機中實時展開...」


偷偷潛進過「N號房間」的記者,這樣寫下這一令人毛骨悚然的景觀。



以性剝削為主題的各個聊天室房間內,有著不同主題。


散布非法拍攝女中學生裸體照的房間、性虐待幼兒的色情制品房間、散布熟人照片侮辱他人的房間等等。


付費的會員可以根據自己喜好自由選擇,"女軍人房","女警察房","女護士房","女中學生房","女教師房".......



在這些中,又以“博士”的奴隸房最為著名。他像個瘋狂的情色片導演,制造著屬于他的“奴隸”們。


脅迫女孩們在身體刻上“博士”、“奴隸”的字樣,讓女孩們在裸體狀態下把內褲蒙在頭上,或像疾病發作一樣翻轉眼睛,身體哆嗦著拍攝視頻,她們也全都伸著小指,這是"博士創作的作品"的犯罪標志。


韓國一直以來的“數碼性犯罪”都非常猖狂,是著名的偷拍大國


很多韓劇韓影里都有類似場景。


韓劇《就算敏感點也無妨》第二季有一集,就是女職員們在廁所發現了偷拍攝像頭,請求公司解決,男同事們卻一邊說著,“不要總想著把事情搞大”,一邊擱置解決。



上廁所成了女職工的夢魘,她們從此要反復檢查周圍有無可疑的洞孔,如果有,就用膠水、衛生紙或是修正液堵上。


[82年生的金智英]里也有一段,公司三樓的女廁被人偷拍放上了網絡,男同事們無人報警,卻在私下爭相傳閱。


直到很久,女同事才知曉,金智英和女伴們驚恐地聊著這件事,討論以后一定要隨時察看,開著玩笑“干脆以后帶夜壺吧”,幾個女人笑得悲傷又無奈。



偷拍文化在韓國社會瘟疫一般盛行。很多女性無法改變環境,只能逼迫自己去適應。


但這一次的「N號房」事件,又比以往所有的“數碼性犯罪”都更為惡劣。因為不僅是偷拍,他們更用了各種威脅和脅迫手段。


或通過發信息,或在推特等平臺公布釣魚鏈接,獲得對方的個人信息后,掌握女孩們的社交網絡,再要求其大尺度照片。


他們會用各種策略迫使女孩們聽話,比如威脅將色情材料發送給親朋好友等。如果這種特殊策略不起作用,還會將犯罪帶入線下。



當“奴隸”拒絕合作,他們會在聊天室中公開她的身份信息,工作地點,居住或上學的地方。再誘使聊天室的男性成員找到女孩,強/奸她,記錄下強/奸并在網上發布。


這是一種懲罰方式,然后,還可以作為色/情材料繼續上傳和出售。


有一個中學生的女孩在發現她上小學的妹妹成為受害者后,曾懇求罪犯停止傷害妹妹。結果,就在一輛車內,她也遭到了聊天室成員的拍攝和強/奸。


異常喪心病狂。可以說,「N號房」事件的所有參與者,已經喪失了作為一個人的基本良心。


更殘酷的是,這個事件參與者的人數難以想象的龐大。據公布,有超過26萬男性,觀看或共享過這些視頻和圖片。


想起韓國電影[女警]里的一個情節,年輕姑娘被人下了藥,被拍下了裸體。把女孩逼上自殺道路的,是一條預告:超過三萬贊,在網站公開私密視頻。



對“博士”這樣的房間運營者來說,女孩的生與死是不重要的,她們只是他用來漲粉和獲取暴利的手段。


幾萬的會員,幾萬的贊,幾萬的點擊量。年輕女孩的尊嚴與生命,被壓縮成了幾個數字。


“博士”們固然是罪無可赦的人間惡魔,而進入過房間的每一個人,也都是真正拿刀的殺人犯。


日前,“博士”趙主彬已經被逮捕。韓國群眾通過“青瓦臺國民請愿”版發起請愿要求公開26萬名共犯的名單,已經超過百萬人參與。



但是,我們知道,要真正懲罰26萬個圍觀者,顯然是不現實的。即使是公開這些人的信息,也很難實現。


在「N號房」心安理得地圍觀過犯罪,數量龐大的韓國男性們,分散在韓國社會的各行各業,各個角落。


他們連接起了一種無孔不入的社會氛圍:厭女



「因為太委屈而睡不著覺,我又沒有犯罪,只是交了費用觀看正當的成人內容這也是錯嗎。真正錯的是那些上傳自己身體視頻的淫/亂女,26萬人才是受害者...」



加害者反成受害者,受害者反成加害者。挺神奇,這些男人的腦洞讓人懷疑他們是不是真的太久沒睡而傻掉了。


然而不是,這類流行的「男性被害者」論調在韓國男性中很有主流市場,他們真的覺得自己更是弱勢群體,女性才是剝削者和加害者。


這種事不是第一次了。


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和它的原作書籍在韓國熱賣和熱議之際,某些韓國男性很憤怒。


他們給電影惡意打分2.84分(10分制),金智英的演員鄭裕美遭到死亡威脅,在節目上推薦書和電影的愛豆被焚燒照片和集體抵制。



奇怪的是,引發如此強烈反應的[82年生的金智英]是說了啥極端的仇男故事嗎?


不是的。它只是平和地講了一個普通韓國女性的人生,從她出生到成長所經歷的家庭和職場困境,一個無形的性別歧視的網如何框柱了她的人生。


但在有著強烈厭女甚至仇女情緒的所謂「男性被害者」那里,他們自認辛苦服役,保家衛國,女人們卻在安于享樂,過度爭取女權。


女性是沒有資格表達自己不滿的。


他們認同的主流敘事,是為了抵抗《82年生的金智英》而自己寫下的《90年生的金志勛》:男人要服兵役啊,結婚時要負擔婚禮和婚房費用啊,聚餐時要給女人擋酒啊......


承受著各種保護和惠利的女人們,哪里還有資格說自己是性別受害者呢?


異常發達的網絡時代,「男性被害者」論調通過各種社區論壇廣泛傳播,比如臭名昭著的極右網絡社區“ILbe”(??)。



“ILbe”用戶多為年輕男性,線下也許是安靜寡言的快遞員、性情和善的學生、樂于助人的店員等等無數普通人。


但在線上,他們是大肆發表仇恨女性、仇恨外籍勞工、恐同言論的語言暴力分子。


“ILbe”有著一套成體系的人肉、迫害、黑話規則,是韓國危害最大的網絡惡俗狗窩。一個數據說,有八分之一的韓國男性在這個網站網暴他人,被稱作「ILbe蟲」。


韓國有句流行語說,「ILbe蟲哪里都沒有,也到處都有。」因為,身邊的任何男性好友都有可能就是隱藏深久的“ILbe”用戶。


和「N號房」的付費用戶多像啊。也許就是那個每天出門和你打招呼的友好鄰居男,晚上卻是「N號房」的常客。


運營者“博士”本人趙主彬就是一名學霸,多次獲得獎學金,擔任校報的記者和主編,幾個月前還在參加公益活動。讓人細思極恐。



而「ILbe蟲」們普遍對女性充滿了憎惡。


他們用「泡菜婊」(???,虛榮的女性)稱呼所有的本國女性,還會偷拍、辱罵、人肉路邊女生,甚至會把自己家庭女性成員的裸照發布到論壇上尋求辱罵。


除了「泡菜婊」,他們還創造了一大批指代特定女性的嫌惡網絡用語。


比如[82年生的金智英]里,金智英被路人指點著罵的「媽蟲」(??,無法管教好小孩或全職帶小孩的年輕媽媽)



還有各種“XX婊”。


「大醬婊」(???,愛穿名牌炫富的奢侈品愛好者);「狗屎婊」(???,自私的女性);「啊不知道婊」(????,無知又無邏輯的女性);「逼婊」(???,所有女性)......


「N號房」里,用戶把女孩們稱“奴隸”,把強/奸稱“調教”。最常見的女性名稱是“xx狗”,美化一下就是“來月經的東西”。


寫到這里也許有人就明白了,Telegram上付費圍觀「N號房」性剝削犯罪的有26萬名男性。


這個數字并不是憑空出來的,某些仇女的社區環境一直在塑造著這樣的男性。


「N號房」的付費者,很可能就是以往的「ILbe蟲」們,這些人必定有著很高的重合度。



福柯老師說,人的本質,如果真的存在這種東西的話,只不過是人所處環境的規范和習俗茍合之后的產物。


厭女是種瘟疫,會傳染,尤其在韓國新世代中。大多是未能順利就業的20多歲男性,對這種「剝奪感」自我補償的一種形式。


和韓國近些年的兵役制度有關。


自上世紀60年代起,為了補償義務服兵役的男性,退役男性在企業面試、公務員考試等多種重要考試中都有著5%的加分政策。


來到新世紀初,這一加分政策因為被判定違憲,而被正式撤銷了。


幾乎同一時期,依法規定丈夫是一家之主的「戶主」制度也被廢除。


再加上世紀末、新世紀初,亞洲金融危機的影響,隨著企業雇傭靈活化制度的推行。許多丟掉飯碗的男人,得跟越來越多進入職場的女性競爭工作機會。


有韓國作家回憶說:「許多關于女性的負面刻板印象、大量性別標簽都是在2000年代初開始出現的」。


今天,韓國經濟再次陷入顛簸,而韓國社會的階級固化早已完成,青年人的上升渠道幾乎被堵塞。


李滄東的[燃燒]里,底層青年鐘秀大學畢業后,只能回家鏟牛糞。洗漱時,電視里在說:「韓國青年的失業率,在OECD組織中呈現最快增長趨勢」。



在競爭異常激烈的就業市場上,韓國青年的失業率從過去的6.9%已經躍升至了今天的9.9%。


更讓男性擔心女性優越的是,20歲世代的就業率,女性以64.4%的數字反超過了男性的63%。


一項《關于男性生活的基礎研究Ⅱ》報告指出,男性認為二三十多歲的女性是韓國最為受惠的群體。


「坦率來說,看到女學生們在大學拿到好學分、找到好工作,成為男人的競爭對手,就會忍不住產生“什么?她們要囂張到什么時候?”的想法。」


一個大學學生會男性會長這么說。男性在競爭中落敗產生的不滿和憤怒,是被轉移到女性身上的。


而近兩年興起的“Me Too”運動,讓韓國女性能發出越來越多的聲音,更激發了男性的“被迫害感”。



「韓國的性別戰爭相當丑惡,尤其是年輕一代。」很多無法想通的事情,放在性別戰爭的語境里,就可以想通了。


不是人性本惡,是抽刀向更弱者,是對另一性別的憎惡與發泄。越是凌辱,就越能獲得變態的心理快感。


就像該死的“博士”趙主彬,他以“小丑”(Joker)自比。



參考資料:

[1]韓國N號房記者實錄完整翻譯,鳳凰天使TSKS 

[2]n號房事件,維基百科

[3]在“82年生的金智英”的韓國,女性的處境與斗爭,豆瓣

[4]厭女文化引爆南韓兩性大戰,天下雜志,2016.10.24

[5]韓20多歲男性成為厭女癥主力軍,原因何在?韓民族日報,2016.5.25

[6]狗窩/最佳網文日報儲藏所,惡俗狗維基

[7]害怕被拋棄的歐巴們,韓劇以外的仇女世代,womany.net,2016.9.8

本文為作者 《看電影》雜志 分享,影視工業網鼓勵從業者分享原創內容,影視工業網不會對原創文章作任何編輯!如作者有特別標注,請按作者說明轉載,如無說明,則轉載此文章須經得作者同意,并請附上出處(影視工業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 http://www.lankacarmart.com/stream/123949

《看電影》雜志

點擊了解更多
看電影雜志
掃碼關注
《看電影》雜志
我要評論
同乐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