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的眼睛》|布列松論攝影 讀書筆記

3月30日 21:07 32

關于攝影,20世紀永遠繞不過一個人——亨利·卡蒂埃·布列松。

我剛剛喜歡上拍照的時候就知道這個傳說中的人物,現在重看他的一些文字,感受到更多的東西好像不是關于攝影,只是在講如何去做一件事情。



當世界上第一張照片出現,1837年達蓋爾攝影法的出現,這種超越模仿的現實技術,是對事實的客觀反映。

相較于繪畫在對自然的模仿過程中幾乎總是忽略一些細節的現象,它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同時也為藝術家充分了解拍攝對象的組織結構創造了條件:通過對陰影和光線強弱的精確控制,實現微妙的影調變化,如果缺少這一點,作品就無法體現出強烈的視覺效果。

在拍攝照片前對混亂的表象進行思考,而不是選擇逃避。要從中做出選擇,通過深入抓入事件的真實性。


攝影需要主題

當然沒說瞎拍不好,只是有目的性的圍繞一個主題拍攝,會更有邏輯,同時用一連串的照片可以很好的講述故事。

某些印象的感受由頭腦、眼睛和內心世界共同作用的漸進過程。我們圍繞著事件自身的發展去表達,最終逐漸使它豐滿起來。


在拍攝的過程中一定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要有明確知道自己應該做什么的意識。我們拍攝的主題不僅僅是事實的收集,因為事實本身幾乎不會透過相機鏡頭我們感受到的完全是真實的生活。為了主題內容和形式的統一,必須嚴格制定與其相關的形式。攝影對我來說是在現實中認識線條、塊面和明暗變化的規律,用眼睛勾勒出主體,相機的工作就是將眼睛的決定表現到膠片上。拍攝一張照片如畫一張畫一樣道出了全部。

我們在移動的狀態下工作,感知生命的形式。

攝影只是為了表達自我

攝影技術的進步應該僅僅是為創作服務,有助于實現自己的拍攝理念。相機是我們的工具而不是一個漂亮的機械玩具。我們對相機的操控——光圈、快門速度等,應該變成一種條件反射。

布列松一直對那些熱衷于攝影技術,流露出無節制追求圖像清晰度的人持有微詞。他們是熱衷于細致、精準呢?還是希望欺騙雙眼感覺自己與現實更近?另外,他們也總是遠離真正的問題,其中一部分人總是借用朦朧的藝術效果掩飾所有故事的細枝末節。

對于自己生命中的問題,需要用自己的方式去解答。

喜歡的人

塞尚(Cezanne)

凡·艾克(van Eyck)

烏切洛(Uccello)

賈科梅蒂

喜歡的電影

珀爾·懷特(PearIWhite)的《紐約之謎》(Mysteres de New York)

格里菲斯(Griffith)的著名電影《凋謝的花朵》(Le lys brise)

斯特羅海姆(Stroheim)早期的影片《貪婪》(Stroheim《esapaccs)

愛森斯坦(Eisenstein)的《戰艦波將金號》(Potemkine)

和德萊耶(Dreyer)的《圣女貞德蒙難記》(Jeanne d'Arc)



本文為作者 溫選良 分享,影視工業網鼓勵從業者分享原創內容,影視工業網不會對原創文章作任何編輯!如作者有特別標注,請按作者說明轉載,如無說明,則轉載此文章須經得作者同意,并請附上出處(影視工業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 http://www.lankacarmart.com/stream/124182
我要評論
同乐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