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樂》低迷,國產古裝劇恐“慢節奏”久矣

文/杜威


正午陽光4月份同期播出的兩部劇集,在近一周先后陷入困境。


《我是余歡水》因結尾的一句臺詞而陷入“女權”風波,口碑呈斷崖式下滑。相較“實驗性”更強的創新短劇,大IP古裝劇集《清平樂》的低迷表現,似乎更令人頭疼。


由正午陽光出品,張開宙執導,王凱、江疏影主演的《清平樂》自4月7日首播以來,一直被寄予厚望,并與《有翡》稱為2020年最受期待的古裝劇集。據云合數據顯示,雖然《清平樂》在同期作品的全輿情熱度以及有效播放榜上大部分情況下位于前列,但也不乏幾次被小成本劇集《民國奇探》反超,而相較于其他吸晴的古裝大IP來說差距相當大。


騰訊視頻在《清平樂》在播完22集時,專輯累計播放量10.4億次,平均單集僅為4700萬。衛視收視率方面,在廣電總局推出的中國視聽大數據中,《清平樂》在1-7集收視率達0.519,收視份額在2.208%,僅位列同期第6位。


口碑方面,《清平樂》豆瓣評分自首播的8.2,更是跌落至如今的7.5,且下降趨勢明顯。3星及以下評分占比已接近40%。《清平樂》可以說集齊最好的資源,金牌制作公司正午陽光出品,IP改編、網傳4億元大投資、王凱、江疏影等強演員陣容,僅獲如今成績,無論如何都無法令人接受。


《清平樂》劇照


不同以往古裝劇的全面崩盤,追溯《清平樂》的“失敗”原因,可以清晰發現所有負面矛頭基本都指向了“慢節奏”這一點。


確實,“慢節奏”已經成為古裝劇的通病,甚至“致命死穴”。2017年的《海上牧云記》,2018年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2019年的《九州縹緲錄》,以及2020年的《清平樂》均是如此。古裝劇為何熱衷“慢節奏”?相較日本精品“慢節奏”劇集,國產古裝劇少了什么?古裝題材是時候應該放下“慢節奏”了。


“清——平——樂”真的被“慢節奏”毀了么?


《清平樂》的口碑兩極分化,主要體現在兩個字“細”和“慢”。


《清平樂》的正面口碑多出于“細”。


細觀整部劇集,都能感受到宏大歷史正劇的厚重感。劇情主要情節“貍貓換太子”、“慶歷新政改革”等重大事件都基本符合正史記載,宋仁宗與重要大臣,“呂夷簡、韓琦、范仲淹、夏竦”之間的君臣故事都得到完整描繪。


《清平樂》更旨在“服、化、道”等全方位對宋代社會風貌的真實再現,如宋朝專有稱呼(“大娘娘、官人”等)、朝堂描繪、社會風情等宋代制度特點,對科舉取士標準重視作詩而輕視義理的討論,由唐入宋的坊市制度的變化等等。


由此可見《清平樂》并非一部“擺爛古裝劇集”,實則誠意十足,樣樣考究。可如今,關于劇集的負面口碑已經大有趕超之勢。


原因很明顯,《清平樂》實在是“太慢了”。自4月7日首播,《清平樂》網友針對“節奏慢,劇情磨洋工“的弊病討伐一直未停歇。       


開播首日前兩集,主要人物未登場,背景未講明,戲劇矛盾未鋪墊。開頭直接以幼年宋仁宗尋母為切入角,穿插“梁家微服私訪”等幾件關聯并不大的事件為開場。期間場景切換頻繁,臺詞密集,小演員表演青澀,開局就十分考驗觀眾耐心。


第二集結尾,王凱登場,后續宋仁宗和太后之間的博弈,也不緊不慢的浪費了五六集時間。直到第八集,本劇的女主角曹丹姝(江疏影飾演)才正式成為皇后,故事終于進入主線之一。


行至二十二集,“張妼晗懷孕以后大鬧后宮”以及“劉平案的調查”劇情至此三分之一處,原著小說的主要情節還沒來到。關鍵是,主線劇情比較零碎和簡略的情況下,后宮感情故事如果也還沒什么進展,單一的“帝后矛盾線”,考驗著觀眾最后的耐心。


而且全劇中所涉及的人物、官職、地名、制度都相當龐雜,需要花費大量的旁白進行解說。比如宋仁宗出宮尋母被監門太監擋住,太監說了一長串監門制度,語速之快,讓觀眾莫名其妙。


更趕客的是,在大篇幅啰嗦的“文白摻雜”臺詞進行期間還要刻意討論一些深刻的歷史議題,如孝道、君臣權術之道、宋儒大義等等。


《清平樂》的慢是全方位,“劇情慢、走路慢、吃飯慢、說話慢、生氣慢.......”,“慢”似乎就是創作者,對《清平樂》最大的“話題標簽”。


如今《清平樂》的高開低走,不溫不火的局面令人惋惜,然而劇集創作的背后值得反思。


《清平樂》的一位觀眾道出不少人物的心聲:“《清平樂》真的很用心,至少是我看到有關宋朝題材最考究的劇集,想要從心眼里喜歡這部劇,可行至三分之一還未進入主線,節奏緩慢的令人絕望,如果只是想要展現宋朝的社會風情,為何不去專門制作紀錄片?而要斥資數億元打造一部讓我們互相折磨的劇集?”。


豆瓣上,在一次針對“高投資卻撲街的國產劇集失敗原因總結的投票中”,眾多因素中“劇情”撲街的選題,占據85%,而在劇情失敗原因失敗總結中,“節奏緩慢”占據最高投票,可見當下觀眾對整體國產劇集的意見縮影。


編劇、導演......哪一個該為“慢節奏”負責?


《清平樂》的“慢節奏”與原著小說本身以及對其后來的改編,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清平樂》改編自米蘭lady的小說《孤城閉》,雖然目前主要編劇劇集片頭只顯朱朱,但相關資料顯示,米蘭lady也參與了劇本的編寫。


在原著小說中《孤城閉》中就有大量的情節來自于正史,且十分注重細節考據。如書中反映了許多宋代的官制、禮儀、風俗、服飾等內容,例如反映七夕、上元節的熱鬧場景,宋人流行的游戲,皇后妃子們的服飾、發飾,契丹飲食,宋代稱謂等等,包括長公主徽柔和梁懷吉的感情線,也是史書有載。這些都使得小說風格類似于“通俗史書”的味道。


《清平樂》劇照


劇集《清平樂》其實一定程度上在尊重原著小說的定位,在劇集之中對宋代“服、化、道”以及風土人情上,就會更加考究。這個也導致了劇集“慢節奏”風格形成,場景猶如一組組生動的風情畫。


而《清平樂》最大的一個改動,甚至一度讓原著粉絲,將《清平樂》劃入“魔改”作品,就是將主人公從“宦官梁懷吉”轉變成了“皇帝宋仁宗”,將“宦官梁懷吉”與公主“趙徽柔”的愛情故事,轉移成了“宋仁宗與曹皇后”的帝后糾結感情,從“悲情愛情小說”轉化成了“大宋皇帝”的史詩劇集。


這樣的改編,勢必會引起原著粉絲的爭議,畢竟書中那“影子在公主腳下,懷吉在公主心里”的虐戀刺痛無數讀者,另外將原著的“以小人物側顯大時代格局”的創作方式,直接移植到了“帝王一生的波瀾壯闊”。


如今看來,“格局的上升”,反而會影響的敘事節奏。劇集前期需要運用大量篇幅增加“宋仁宗”的前半生,與劉皇后的權力爭斗,與曹皇后的情感糾葛等等。讓劇集行至三分之一、20多集還未真正進入原著小說主線劇情。全集69集的篇幅,顯得更為漫長。


談論《清平樂》的慢節奏,就不得不提到導演張開宙。


《清平樂》開播當晚,首個微博熱搜居然是#張開宙人間褪黑素#,網友借此來諷刺,張開宙“死性不改”的慢節奏。其后,網絡論壇出現“我來教張開宙拍第一集”,“世界最慢的東西,樹懶、海龜、internet瀏覽器以及張開宙”,“張開宙拿著正午最好的資源,拍正午最爛的劇”等等論調。


在正午陽光體系下,張開宙似乎是觀眾人緣最不好的那個。首先是其執導劇集的豆瓣均分位列末尾,其次,張開宙執導的劇集節奏都過于緩慢。除了《清平樂》,2018年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以及更早前的《如果蝸牛有愛情》,其故事節奏緩慢都成為觀眾吐槽劇集的重點。


而《知否知否》還有“宅斗”這樣的戲劇沖突,《如果蝸牛有愛情》還有“犯罪心理,師徒CP”這樣的亮點,《清平樂》本身故事的慢,再加上改編后又是“慢節奏”,自然更難以讓觀眾接受。


“慢”審美的養成,與張開宙并非專科導演、由攝影轉型到導演的出身有密切關系。這也導致張開宙所執導的作品,構圖、場景設計、光影都十分講究,卻在敘事節奏上稍顯乏力,需要靠海量臺詞行進。


馮紹峰因《知否知否》接受采訪時曾說,“這部戲我的臺詞量幾乎是以往所有戲的總和”。《清平樂》幕后花絮,王凱、江疏影等幾個主演也紛紛吐槽大部分時間都是在背臺詞。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劇照


通過復盤《清平樂》,基本可以看到國產古裝“慢節奏”劇集的通病,之前的《海上牧云記》《九州縹緲錄》等大制作古裝也同出一轍,播出之后,也因為因為“服、化、道”的考究,形成一股熱播高潮,然而觀眾一提到劇情,普遍都是搖著腦袋說,“節奏太慢了!”


國產古裝劇集真的需要“慢節奏”嗎?精品的“慢節奏劇集”需要什么特征?或許我們能從批量生產“慢節奏劇集”的日劇里找到答案。


精品“慢”日劇靠生活細節和情感制勝,

國產古裝劇怎能找到現代觀眾共鳴?


反觀近鄰日本,在以“創意十足,懸疑推理,高節奏”的日劇種類中同樣有大量“慢節奏”劇集。無論是一年一度以50集為標準的“大河劇”,還是以100集以上為標準的“晨間劇”,都是以“長篇幅、慢節奏”為特點。


在劇情節奏行進和風土人情展現兩方面,“大河劇”毅然選擇前者,甚至其場景設計被海內外觀眾吐槽“一景拍十年”,打斗場面也是“村長械斗”。即使不依靠“服化道”的助力,僅憑故事劇情,敘事節奏,也誕生了《風林火山》《真田丸》《軍師官兵衛》等精品作品。


在風土人情這一方面,大河劇選擇每集結尾,以紀錄片的形式專門介紹當集特有的風俗文化,地域風景。既不影響正劇節奏,也可以達到科普、寓教于樂的目的。


“百集為標準,15分鐘為時長”的晨間劇則多以現代劇為主,更像是國內的諸如《閑人馬大姐》《家有兒女》等情景喜劇,生活氣息濃厚、感情充沛的都市家庭輕喜劇。


另外,回到主流的日劇市場,2019年也出現了兩部以“慢節奏”著稱的精品劇集:《凪的新生活》《我的故事說來話長》,前者豆瓣評分8.8,后者9.0。


《凪的新生活》劇照


兩部作品主線劇情均可以用一句話概括。前者是,“社畜”女孩凪因工作壓力太大選擇辭職,在鄉下的暑期旅途中重獲人生信心。后者是,31歲無業游民“岸邊滿”在家啃老六年,因姐姐一家的到來居住,重新踏上職場。


簡單劇情,需要在單集50分鐘、累計10集的日劇中鋪張開來,“節奏之慢”可想而知。而這兩部劇集均在豆瓣獲得不俗口碑,由此可見,國內觀眾對“慢節奏”劇集還是可以接受。


分析發現,這兩部日本都市劇,雖然都是以生活瑣事為主線,卻感情充沛,細節飽滿,生活氣息濃厚。最主要的是,兩部劇集都反應了當下“日本失業青年”的生存狀況,刻畫出“失業青年”的生存壓力、精神狀態等方面。


劇集最后通過在愛情、友情、親情之間所獲得到的能量,主人公重拾信心,步入社會。實則兩部劇集背后是都市勵志題材,不僅在日本,在中國社會也完全可以在劇集中找到情感共鳴,觀眾可以汲取能量并反哺到自身。


這或許才是“慢節奏”劇集的真正意義所在。


反觀歷史古裝劇集,“慢節奏”的敘事手法,考究的服化道,對人物風情著力刻畫,卻遺漏了主人公的生活細節以及人物細膩的感情,難以讓觀眾產生情感共鳴。


對于中國的古裝大制作劇集,觀眾本期望看到像《康熙王朝》式帝王波瀾壯闊的一生,亦或者《大明王朝1566》那樣的波譎云詭,朝堂權謀之爭,而《清平樂》卻用三分之一篇幅拍攝出北宋社會風情畫,宛如一部紀錄片。落差之下,《清平樂》遭遇嚴重的信任危機也是理所應當。


由此可見,“慢節奏”并不是原罪,披上“精細展現時代畫卷”的外衣,隱藏劇情乏力的“慢節奏”古裝劇集,才是問題的最根本所在。


自《清平樂》以后,或許我們能夠仔細思考,“慢節奏”劇集所需要的情感迸發的創作屬性,對于中國觀眾來說,現代劇里的生活情感展現是不是更好創作,以便讓觀眾產生共鳴。


距離觀眾遙遠的古代,“慢節奏”無法引領觀眾進入時代畫卷,生活細節的不同難以產生共鳴感,因此“慢節奏”只能成為敘事節奏的絆腳石。國產古裝劇集,是時候放棄“慢節奏”了。

本文為作者 壹娛觀察 分享,影視工業網鼓勵從業者分享原創內容,影視工業網不會對原創文章作任何編輯!如作者有特別標注,請按作者說明轉載,如無說明,則轉載此文章須經得作者同意,并請附上出處(影視工業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 http://www.lankacarmart.com/stream/125097

壹娛觀察

點擊了解更多
壹娛觀察想做中國電影產業和泛娛樂產業的望遠鏡和聲吶——面對產業,除了要發現新聞,我們還想探索那些深藏在冰山一角之下的新知。
掃碼關注
壹娛觀察
相關文章

正午陽光

查看更多 >

網絡劇

查看更多 >
我要評論
同乐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