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I 制片人王琮:作者電影創作需要“誠懇度”

-守創作初心 綻放作者電影的光芒-


【本文由HELLO!全球電影節社群獨家專訪】


制片人王琮 簡介


王琮,HELLO!全球電影節社群頂級會員、蔡明亮深度合作制片人。長期活躍于國際三大電影節并與華語電影深度合作,被譽為“華語電影與歐洲電影的最佳橋梁”!多次與蔡明亮、馬楠、阿里卡米拉、李康生等導演合作。2000年與蔡明亮導演及李康生導演共同成立汯呄霖電影有限公司,并共同制作多部電影持續于國際影展受到好評。


其參與制作的作品包括《活著唱著》《我想要你記得_》《遺忘的詩篇》《小城二月》 《喜喪》 《再見瓦城》《苦錢》《鳥類學者》《我們夢中的和平》《藝術家的肖像》《地下香》《西游》 《郊游》《歲月是…》《臉》《幫幫我愛神》《黑眼圈》 《天邊一朵云》《不散》等二十多部,多次獲得柏林、威尼斯、戛納三大電影節獎項。更多作品信息點擊鏈接 https://cinehello.com/morning/articles/239753?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1查看文章《“刷”完蔡明亮制片人王琮這些海報,我期待4月27日趕緊來!》



獨家專訪 Q&A


Q 1 : 五月即將到來,我們整理了些常在五月舉辦的電影節。(當然,部分電影節已因疫情延期。具體名單詳見附件)。常在五月的這些電影節中,您印象比較深刻的是?


王琮:戛納。盡管今年已經延期,但它對制片人及各類創作者而言,仍然是一個“重要的焦距”。



Q 2 : 您覺得戛納有什么特點?


王琮:就國際地位和歷史知名度而言,對于全世界來說,戛納都是最重要的電影節平臺之一,對于影片曝光、把影片帶到戛納電影市場、作品能否在世界不同的地方發行,都是非常重要的關鍵。


由于電影節期間會聚集世界絕大部分發行商、電視臺的選片人、媒體及各電影節的選片人,入圍的影片會獲得這些專業人士更高的關注及信任感。包括各大媒體報道也會聚焦在作品上。這些都將是未來幫助其作品在各地上映的宣傳素材。所以,參加電影節完全可以幫助影片在國際上映的時候“加分”,使得影片和創作者都備受市場、媒體觀眾的矚目及期待。



Q 3 : 如果是新人要投遞電影節,您對他們的建議是?(比如:前期準備尤其需要注意什么?)


王琮:首先要有一個概念:把電影準備好并帶到電影節去和當地的觀眾見面,就這件事而言,目前電影節投遞是非常重要的平臺。尤其是對于新導演而言,是非常棒的機會,可以提高宣傳、擴大行業交流,同時也讓創作者重新思考其作品給觀眾帶來的感受,因此有新的啟發,并給予到自己影片下一步的建議;

 

其次,影片在在計劃投遞階段的時候,就一定要去思考:如何讓自己和自己的影片被注意到?在拍短片的時候,就要爭取各種機會參加國際電影節,不管是國內的,還是德國的、意大利的,都好。目前,電影技術上的優化,拍片這件事情變得簡單了,不像膠片時代需要放那么多投入。但需要去思考:怎么樣拍到一個好作品且被看到?如何增加電影作品的“厚度”?前期需要思考這個問題;

 

另外,前期參加電影節的創投非常重要。實際上,在創投階段,不一定可以找到合適的制片人/投資公司及發行公司等,但最重要的一點:可以面對非常多的各國制片人、國際發行商及電影節選片人,使得他們可以先看到你前面的作品及項目、判斷其未來會有什么樣的發展趨勢。創作者本身也會接觸到哪些人會對自己的項目有幫助。這是一個非常關鍵的人際關系的脈絡建設平臺。參加創投時,不見得一次就會遇見適合未來合作的伙伴,得進一步的交流及溝通。這點就像“談戀愛、結婚、生小孩”一樣,得深入了解后并做選擇判斷。

 

關于創投這點,還需要補充下:參加創投平臺“拿到錢”,一定不是唯一的目的。拿到錢、如獲得獎金,是會給予自己的團隊鼓勵及為未來的合作伙伴增加信心。但實際上創投部分,真正去雙向溝通,創作者面對投資者也只有20分鐘。制作人或資方可能會很難在20分鐘內就決定是否要投資給你,但是很重要的是你如何在這短短時間內來表達你項目的故事情節重點、人物的關聯、影片的含義及影片的形式而得到資方的肯定。



Q 4 : 社群會員(尤其新人創作者)經常會問到“如何處理制片人和導演兩者之間的關系”。您是怎么看待這點的?


王琮:這兩者的關系,其實非常的“微妙”。打個比喻,有時候很像“情人”。


一個劇本的開發,最開始相互接觸最多的就是制片人和導演。制片人和導演看項目時,至少這兩個人看同一個項目是有同一個方向的,要有同一個“核心”,且要做好相互磨合的心理準備。


因為一個劇本在最開始的時候,是有很多可能性的,可能偏向情感,也可能是類型化的。導演和制片人一定得有同樣的方向,而不是背道而馳。否則很難順利地真正的合作下去。同時,導演和制片人不僅僅是合作關系,這個合作路程是非常長的,可能是2-3年,可能能久,這就需要更多的磨合。



Q 5 : 您與蔡明亮導演合作多年,您對他的印象是什么樣的?


王琮:我非常欣賞蔡明亮導演的作品,很贊同他的創作思路,同時自己比較傾向和這樣創作型的導演來合作。他讓我很動容的一點就是,他懂得 “每筆錢得來都是不容易的”,對此非常珍惜。


也非常開心的是,我們合作過程中,尤其在電影和文學方面有很多共鳴。當然啦,在合作前,蔡明亮導演就已經很“成熟”了,已經拍了好幾部優秀的作品。


[蔡明亮:知名導演、編劇。代表作:《日子》《不散》《天邊一朵云》《河流》《黑眼圈》《郊游》等。曾獲得第70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評委會大獎 、第63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電影未來獎-電影和平獎 、第51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主競賽單元-金獅獎 、第51屆戛納國際電影節主競賽單元費比西獎 、第55屆柏林國際電影節阿弗雷德·堡爾獎 、第55屆柏林國際電影節費比西獎-競賽單元 、第55屆柏林國際電影節銀熊獎-杰出藝術成就 、第47屆柏林國際電影節評審團特別獎。2020年,蔡明亮的《日子》入圍第70屆柏林國際電影節主競賽單元-金熊獎。]



Q 6 : 您與蔡明亮導演,您二位是怎么默契合作的,可否舉些印象深刻的例子呢?


王琮:我自己做制片,前期會找聯合制作伙伴,法國的、日本的,都會找,就主要去掌控資金來源,包括資金申請和拿捏預算等等。


和蔡明亮導演合作也非常默契。他不會因為預算而影響創作,而是會去突破,去思考如何在最小的預算里完成最好的成效。對制片人來說,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比如我們合作的影片《天邊一朵云》。這部影片是從歌舞片演變而來的,原則上是需要比較龐大的預算。當時制作時,很多朋友都知道預算不夠,最后導演和美術、服裝等討論用簡單的方式來完成歌舞的表演。比如在衛生間的一場戲,就用到水桶等各種道具來創作服裝。


 《天邊一朵云》劇照


Q 7 : 作為制作人、監制,您在挑選合作伙伴的時候,都會有哪些優先的考量呢?


王琮:我覺得合作這事,有時候很像是一個“相親會”。有的導演和我合作時,會帶著作品來,對我來說,我認為是一種尊重。

 

首先我會看作品本身,并去思考:我是否能夠幫助到他?可以帶給他什么樣的可能性?如果他需要很大資金,而我的判斷中,這在市場比較困難,我也不會去承諾什么,或者不一定會合作。


從事制作人/監制20多年來,我只做我能夠做到的事情。任何時候都是這樣,要誠實面對未來可能合作的伙伴。制片人和導演之間,都需要互相了解和判斷:互相之間到底有沒有可能性?


有的人可能會把導演及制片人或監制看成是“老板和員工”的關系,但我并不認為。如果這樣,會在電影制作及創作的平衡點上造成非常多的矛盾。制作每部片子,都需要很多時間和經歷,因此,彼此尊重,這才是成功的關鍵,因為雙方都能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帶進影片的制作。


比如導演自身已經累積的成績,這些不是我能夠去幫助的,是他自己需要去累積的。在這樣的前提下,才可能有新的合作,因為他需要告訴我:他能夠先呈現什么?這是青年導演自己要完成的功課,并以此來說服制片人。我是一個制片人,如果我能被一位導演說服,那我也可以去說服別人。

 

另外非常重要的一點,我希望我的合作伙伴也是“真誠”的。比如與張濤導演合作《喜喪》這部片子。我就是看中了這位創作者和其作品的誠懇性。


[張濤:中國內地導演。畢業于中央戲劇學院電影電視系電影理論與實踐方向。2015年,執導劇情短片《喜喪》,該片獲得第18屆上海國際電影節國際短片單元“評委會特別獎” ;同年,《喜喪》上映 ,該片獲得第10屆FIRST青年電影展最佳劇情片獎 ,他憑借該片獲得第10屆FIRST青年電影展最佳導演獎 。]


《喜喪》海報


Q 8 : 您說的“誠懇性”,主要指的是?


王琮:張濤導演這部片子,就真的是帶著從小一起長大的親戚、大約五六個人去拍的,演員上也找了些隔壁大嬸、奶奶,他所敘述的是他自己的故事,他對影片中每個人物所投入的都是自己最真誠的情感,也因此他的作品感染了我及工作團隊,感染了王家衛導演及西寧電影展的評委,感染了戛納的評委,更加感染了法國的觀眾尤其是這個地方的鄉鎮城市的觀眾。



Q 9 : 與張濤導演是第一次合作嗎?


王琮:在《喜喪》之前,我和張濤沒有合作過。《喜喪》是合作的第一部,但也促成了我們的長期合作以及未來更多合作的基礎。


我們目前正在一起開發他的第二部作品“擊?歌” 。他花了非常多的時間及精力去經營他的劇本創作,非常認真踏實地走好每一步。不是那么多導演都愿意如此漫長地去創作的。當然,在這個過程他也可以體會到,作品的“成熟度”和時間的經營也是有關系的。

 


Q 10 : 那關于和新人之間的合作,您還會有哪些考量或者建議?


王琮:自己的理解哈,不代表其他意見。現在的新人導演可能和之前不太一樣。現在大家拍片很方便,拿攝影機就可以拍,很容易有沖動去拍,也很難去踏踏實實地真的真的一步一步走,也可能是遇到問題。


所以重點是在要累積自己的作品,讓業界的人看到你的作品及你的可能性。所以一定要先從自己能夠做到的作品開始,可以用很少的錢、很簡單的團隊、簡單的題材。我覺得張濤就是最好的例子。


如果合作時,找不到專業的制片,就可以先和自己的朋友或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嘗試嘛,建立自己的團隊。這個時代的年輕創作者可以這么去嘗試。



Q 11 : 在您的超20多部作品當中,很多都獲得了世界三大電影節獎項。這些作品中,您對哪幾步作品的印象是最深刻的呢?


王琮:每部片子都是一步一步走出來的,其實都會有深刻的印象。

 

我印象最深刻的還是《天邊一朵云》。在制作時,財務上出了些問題,當時必須要趕快完成,不然可能會有資金到期的困難。包括蔡明亮導演本身在創作期間,也有情緒比較低迷的階段。但盡管如此,不管是演員李康生、陳湘琪等等,大家很像一個小家庭,相互體諒著共同克服并一起完成。


《天邊一朵云》劇照


[李康生:中國臺灣電影男演員、導演、編劇。代表作《郊游》、《不見》、《幫幫我愛神》等。曾獲得第50屆臺灣電影金馬獎最佳男主角 、第56屆亞太影展最佳男主角 、第15屆法國南特電影節最佳男主角等。其主演的《日子》 獲得第70屆柏林電影節主競賽單元金熊獎提名。]


[陳湘琪:臺灣電影女演員,現任教于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天邊一朵云》《不散》。曾獲得第16屆臺北電影節最佳女主角。]


電影是一個集體性的創作。但關于這點,現實生活中,可能不會有那么有共勉。但這部電影是有很多共勉的,感受最深刻的。

 

包括上推廣發行上,也有些趣事。當時考慮到影片中的相關“尺度”問題,沒有刻意在臺北做特別多的宣傳。后來我們商量著說先去國外,可一在國外亮相后,真的一夜之間很多的華語媒體打電話來要獨家的宣傳。因為都要獨家嘛,我那會就分開一家一家地給媒體發海報。也是一個契機,這部影片就進入到在國內的媒體大宣傳階段。


《天邊一朵云》劇照

 

與鵬飛導演合作的《地下香》也是印象很深刻。這是他的處女座。在這之前,他沒有其他作品,我其實也去“質疑”過,去思考到底有沒有可能產生這部片子。另外好像真的是有一顆“幸運之星”在陪伴他和這部電影,我們合作過程中,也有其他制片人愿意來投資。


[鵬飛:中國內地導演、編劇,畢業于法國國際影像與聲音學院導演系。2013年,擔任編劇的劇情片《郊游》獲得第70屆威尼斯電影節評委會大獎 。2015年,執導劇情片《地下香》,該片獲得第72屆威尼斯電影節影評人協會最佳影片和芝加哥電影節新銳導演競賽單元金雨果獎 。2017年,執導的劇情片《米花之味》入圍第74屆威尼斯電影節“威尼斯日”單元。]


《地下香》海報

 

關于這部影片,也非常有趣。當時考慮到鵬飛是新導演,我也希望對他的創作過程有更多陪伴,拍攝時我去了北京,是我第一次到北京參加拍攝。


影片的ENDING,畫面簡直是用“搶”的。當時在天安門周邊,攝影機沒辦法進入,我們為拍攝那個鏡頭,反反復復去了好幾次。后來就是就把演員在天橋上安排好,趁著警衛不注意,迅速跑過去駕著機器拍,好幾次都被被警衛趕走,哈哈。不過這確實是有點“違規”了哈,得多協調下。


后來去電影節,拿到威尼斯影展 歐洲影評人獎 FEODORA 芝加哥影展金雨果獎,中國投資商看到這部影片,都很開心。也得益于鵬飛導演在法國留學,這次跨國合作很順利。 



Q12 : 什么樣的作品,是您覺得最有感染力的?


王琮:也就是我一直提到的,作品的“誠懇度”。導演對作品的“誠懇度”體現在影片中的方方面面,那都是把最真實最內心的東西“撈”出來。充分體現了導演作者“誠懇度”的片子最動人。


另外是,不能把作品都壓在一個人身上。電影是集體性的創作,好的作品一定是體現“集體性”的,這些也都很容易被感受到。比如監制的建議、剪輯的方式,是不是真的推動了作品達到某個高點,都是可以被感受到的。都說“三個臭皮匠 勝過諸葛亮”嘛,拍電影也是一樣。



Q 13 : 那關于作品創作本身,您如何看待“作者電影”這個概念呢?


王琮:“作者電影”,讓我覺得電影有不同的可能性。電影有娛樂性,可作為一個特殊的媒介,也是有其他可能性,比如讓電影成為創作性的作品。


其實在這個過程中,它也會有“出版”這樣的概念,比如之前是DVD形式的,現在是新的形式。也像看小說一樣,有的是哲學的,有的是懸疑的,電影也一樣。導演以“作者”身份在這個過程當中,扮演的是“船長”的角色。 作者電影所探討的問題,就我個人而言,對我在精神上會有一定刺激。


那關于什么是好的作者電影呢?可以去思考:自己作為作者,自己對所塑造的人物,是不是真的被其打動了?如果自己感動了,才會打動到攝影師、剪輯師、監制、觀眾等等。包括電影敘述的情緒,也不是每個人都會,是需要累積的。

 


Q 14 : 我們知道您被譽為是“華語電影與歐洲電影的最佳橋梁”,您本身也非常致力于將華語電影推廣到更大的國際舞臺。對于這一點,您的初心是?是否是這樣的“初心”,給了您于2009年回到法國創立House on Fire公司的力量? 


王琮:我是自小隨父親到法國生活,1999年回到中國臺灣,2000年與蔡明亮導演及李康生導演共同成立汯呄霖電影有限公司。但隨著自己小孩長大,也希望多回法國去陪陪家人。回去之后,也希望成立電影公司,繼續做這件自己本身喜歡和欣賞的事情,通過這樣的一個平臺,去傳遞更多電影的可能性。

 

House on Fire又叫“光譜映像”(中文名)。法國也會有更多資金的可能性,比如巴黎的電影市場會包容來自世界各地的電影,充分體現了“電影的多元性”。


我也很幸運成長在這樣的電影環境中,能夠有機會和不同國家導演合作,與此同時傳遞華語電影的相關信息。平時看到很多華語電影,也因為自己的DNA嘛,其實都會自然而然地更加關注到和去支持。我覺得作者電影作品是沒有國界的。



Q 15 : 您長期活躍于國際三大影展并與華語電影有很多合作。談到華語電影,留給您印象比較深刻的創作者及作品,可以和我們分享一下嗎?


 王琮:合作過的,比如何蔚庭導演,也就是電影《幸福城市》的作者。趙德胤導演的片子,我也非常喜歡。還有張濤導演,他會讓我覺得他是非常有魅力,有感染力,有很高的“誠懇度”,也是很少能夠遇見的。除此之外,刁亦男導演的作品我非常喜歡,盡管還沒有合作過。包括賈樟柯導演、王家衛導演,我都非常欣賞他們。


《幸福城市》海報


Q 16 : 那么就就整體而言,希望給到喜歡電影、向往參加電影節的作者電影創作者們、尤其是咱們HELLO!全球電影節社群的會員伙伴們哪些建議?


王琮:首先,多多看一些前輩們的作品。我在很早前,第一次和王兵導演接觸的時候,他說自己每天早上都要看大師們的作品,從中學習。電影不僅僅是娛樂性的創作,它是有更多的可能性的。去了解前輩的電影,學習分析其中的敘述形式、所塑造的各類形象以及自己想表達的電影觀點,是非常有意義的一件事情。


[王兵:中國內地導演、攝影師。2003年,執導個人首部系列紀錄片《鐵西區》 ,該片獲得第8屆日本山形國際紀錄片電影節“弗拉哈迪大獎”。]

 

其次,一定要堅持。不僅是導演,制片也是。碰到各類不好解決的問題時候,要堅持,合作伙伴之間也需要互補。有錢或者沒錢,要是決定了拍,都需要把片子拍好,合作的導演制片人都得需要有這樣的默契。

 

還有一點,作者電影的發行體系在國內慢慢起步,尤其是現在,真正的創作者越來越多。尤其是歐洲,對于作者電影是有很多資金的可能性的,比如有些工作坊、有些專家,這些其實都可以給到創作者很多新的資訊,可以多關注下。


創作者們也都要學習英語,不管是留學、海歸,還是其他形式,作為年輕導演,也要能和“國際”溝通,畢竟有可能找到的伙伴是國外的,自己得有這樣的準備。



重磅發布


就在4月27日下午4:00,制片人王琮將在HELLO!全球電影節社群直播哦!

滿足會員需求,是HELLO!全球電影節社群的第一要務。關于蔡明亮制片人王琮,還有啥想聽的,歡迎各位伙伴們速速在本文評論區留言!社群會員可免費、無限次觀看社群所有直播哦!


(如果你不是HELLO!全球電影節社群會員,點擊此處加入會員吧!)


 

附件:國內外常在5月舉辦的電影節名單


[ 北京大學生電影節、百合獎、櫻花電影節、成龍電影藝術館微電影大賽、韓國首爾人權電影節、韓國首爾國際電影節、戛納電影節、德國斯圖加特國際動畫電影節、德國慕尼黑國際紀錄片電影節、波蘭克拉科夫電影節、西班牙伊比沙國際電影節、薩格勒布國際動畫電影節、美國舊金山國際亞裔電影節、美國西雅圖國際電影節、佛教徒國際電影節、DOXA:加拿大溫哥華紀錄片(電影+錄像)電影節、溫哥華新亞洲電影節、以色列特拉維夫國際紀錄片電影節。]



?? HELLO!全球電影節社群往期【直播】


直播Live 1期:《制片人王磊 - 我所經歷的電影節創投》

會員點擊回看:https://cinehello.com/morning/videos/237798


直播Live 2期:《制片人楊城-如何超強備戰電影節和創投》

會員點擊回看:https://cinehello.com/morning/videos/237805


直播Live3期:《赤角CEO謝萌-論道作者電影的電影節營銷與國際發行》

會員點擊回看:https://cinehello.com/morning/videos/238174


直播Live4期:《從0到1,低成本作者電影在電影節的逆襲》

會員點擊回看LIVE4上半場:

https://cinehello.com/morning/videos/238552

會員點擊回看LIVE4下半場:

https://cinehello.com/morning/videos/238581


直播Live5期:《低成本作者電影的環球旅行》《如何把甲方爸爸的微電影做成電影短片作品!》

會員點擊回看LIVE5上半場:

https://cinehello.com/morning/videos/238930

會員點擊回看LIVE5下半場:

https://cinehello.com/morning/videos/238933


直播Live6期:《全靠電影節,如何讓自己的作者電影連續拍下去?》《從零開始:如何提升作者電影拍攝的執行力與效能》

會員點擊回看LIVE6上半場:

https://cinehello.com/morning/videos/238823

會員點擊回看LIVE6下半場:

https://cinehello.com/morning/videos/238794


直播Live7期:賈樟柯金牌監制周強-疫情之下的電影節推廣攻略

會員點擊回看:https://cinehello.com/morning/videos/239249




-守創作初心 綻放作者電影的光芒-

THE END

本文為作者 Hello!全球電影節社群 分享,影視工業網鼓勵從業者分享原創內容,影視工業網不會對原創文章作任何編輯!如作者有特別標注,請按作者說明轉載,如無說明,則轉載此文章須經得作者同意,并請附上出處(影視工業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 http://www.lankacarmart.com/stream/125155

Hello!全球電影節社群

點擊了解更多
HELLO!全球電影節社群為所有對電影節感興趣、希望能參與到其中的泛視頻愛好者、創作者會員提供有關電影節的知識、人脈、機會、購惠四大基礎服務價值,通過專業媒體品牌力和產業資源整合力,賦能會員的個人品牌成長。
相關文章
我要評論
同乐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